一个空有脑洞笔力不足的理科生。
请多指教。

黑白双子的小短打。

我错了活击都播完了(……)

tag就不打了,丢人(……)看到随缘吧,谢谢给我点小红心的各位啦。

不长的小短打,如果我能把上一篇填完坑(……)可能会写后续。


鲶鱼精和骨喰的故事。

 

“要下雨了哦。”

骨喰藤四郎举着一把大大的伞,头顶的云不知道何时聚集在一块,厚厚一层将阳光都遮挡了,偶尔有些许雨滴从高空中落下。

面前那个半个身子泡在池塘里的男生,披散的长发掩盖着赤裸的后背,发尾漂浮在水面上。

“嗯,是呢。”他背对着骨喰,仰头似乎往空中嗅了嗅,“待会会很大雨,但是很快就会结束呢。”

话音未落,豆大的雨滴密集地从空中落下,如万千飞箭袭来,要不是骨喰正好撑着伞,一定会被淋一个措手不及。

“喂,你——”骨喰不知道面前的少年是谁,雨幕中他依旧立于池塘之中,享受着这倾盆大雨,“上来吧,这样淋雨会感冒的!”

“没事——”在这大雨中看不清他的表情,“就要停了!”

骨喰有些着急,正想着要不要下去拉他一把,结果这雨正如那少年所说,没一会便渐渐小了。抱在一块的云层也分离开来,下午的阳光为被雨水滋润过的土地带来温暖。

骨喰惊讶地抬头望着这天空,要不是手上的伞还在滴着水,脚下泥土湿滑松软,头顶的叶片还挂着水煮,他都不相信刚刚下了一场暴雨。

“你看,我说的没错吧!”

那人的声音突然在骨喰身边响起,把骨喰吓到了。他立刻朝声音的方向转过头,这才是被确确实实吓了一条。

那个人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上了和他一模一样的衣服,及腰的长发也被一根红绳子扎起来了,发间还带着些水珠,紫色的眸子亮晶晶的,嘴角似乎是因为得意而勾起了弧度,带着笑意直勾勾看着他。

“唔?!”骨喰被吓得往后退了两步,戒备地盯着这个奇奇怪怪不同寻常的人。

“哈哈哈,被吓到了吗,抱歉抱歉!”对方似乎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手抚着后脑勺笑哈哈地,“你好,我是妖怪,本体是鲶鱼!”

是不是知道了些不能知道的事情。骨喰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眼前这个妖怪,不知道是应该震惊遇上了妖怪,还是震惊对方毫无保留地竟然自报家门。但他却没有怀疑眼前这个人是不是在说谎,似是潜意识里相信他口中的话,或是内心里接受妖怪这种本不可能存在在世界上的东西。

“啊,说漏嘴了……”这位妖怪先生好像对此一点都不介意,反倒是把话题引回骨喰身上了,“你呢,叫什么名字?”

“骨喰,骨喰藤四郎。”骨喰下意识地回答了他的问题,“……是个人类。”

“真是个好名字啊,我是不是也该想一个呢,嗯……”妖怪先生自顾自地托着下巴思考起来,“藤四郎,藤四郎……啊,就鲶尾藤四郎吧!”

“真是随性啊,妖怪先生。”骨喰不知不觉卸下了戒备。

“鲶尾,叫鲶尾就好啦。”鲶尾咧着嘴,像小孩子似的,牵起骨喰的手,“可以带我走走吗,第一次化人形,还没有见过人间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评论(2)
热度(5)

© 巫山栖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