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空有脑洞笔力不足的理科生。
请多指教。

【黄喻】高塔。00&01

*旧坑重填,首发十区。

00
这是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了。

喻文州跪在地上,脸色苍白如纸,五官都快绞在一块,咬紧牙根似乎要把什么压下去。他双手抱臂,指甲竟划破了衬衫,甚至陷进皮肤内。黑压压如雾气般的不知道什么东西紧紧地缠在喻文州身上,像是要把他变为和它们一样的存在。他尽力直起身子,勉强睁开双眼。眼球几近变为骇人的纯黑,仅剩不多的意识正面临湮灭边缘。
“快走……”喻文州以微乎其微的声音道出的同时,黒雾突然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对外扩散。早已准备就绪的士兵们拿起手里的武器 ——
一个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际冲上前,全副武装的士兵们还未反应过来,他便一把拉起半跪着的喻文州,一个转身,后背撞上残破的塔壁。
众目睽睽之下,两个黑点消失在高塔背后的水流中。

01
曾经有过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传闻。
这个国家其实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王子,大祭司曾预言他拥有着无人能及的知识与力量,甚于这个国家的所有人。但却在王子出生时,害怕王子长大会造成威胁的邪恶魔族,在王子身上下了诅咒。他们诅咒王子的力量与知识反倒会另这个国家毁灭。
害怕自己争夺回来的国家毁在自己的儿子身上,却又不忍心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国王决定让人把王子遗弃在人类森林和魔界森林的边缘,让其自生自灭。
不过这仅仅是个传闻罢了。

喻文州感觉自己掉进了时间与空间的夹缝中,被黑暗与寂静拥抱在怀中无法挣脱出来。
不知道沉寂了多长的时间,终于有微弱的声音冲破这无边无际的黑暗。
虫鸣,哗啦啦的水流声,火堆噼里啪啦,野兽在远处的呜咽,魔物震耳欲聋的嘶吼。
——这是……森林里?
他睁开双眼,视角不那么清晰,好一会才视线聚焦,视线模糊瞅见身边坐着一个拥有小麦色结实后背的金发青年正背对着他面对火堆取暖。
——发生了什么?
脑袋还是昏沉沉的,喻文州迷迷糊糊地还处于不清醒的状态。他盯着那人的背影好一会,尽力从脑海深处寻找最后的记忆。
“少天?”喻文州话语中带了点不确定。
“啊,文州你醒了?”黄少天听到喻文州的声音回过头,见喻文州撑着身子想坐起来,立刻转过身给喻文州搭了把手,“文州你别勉强啊,身体有没有觉着哪里不舒服?要是不舒服就快回去躺躺,我给你守着呢!”
“我没事。”喻文州坐起身来,给黄少天一个安慰性的微笑,摇摇头。
“真没事?“黄少天语气带些不确定。
“真没事。”喻文州有些无奈地看了黄少天。
“没事就好啊,哪里不舒服了记得给我说一声,别自己藏着掖着。”黄少天双手抱胸一本正经道,“别以为我不懂你的小把戏,老是什么都藏着不说,就不会对自己好一点。”
“行,不骗你。”喻文州清楚黄少天只是装严肃假正经,便顺着他的意答应下来。
他盘腿坐起无意识地盯着地面,两手抬起揉了揉太阳穴,试图理清自己依旧如同乱麻的思绪。
像是寻找摔碎在地上的玻璃,破碎又不清晰,有些小碎片都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勉强能想起一些零碎的记忆,和……
喻文州抬起头看了看在一边忙活着烤鱼的黄少天,浅棕色的眼睛在火光下不清晰。
……那对金色的瞳孔。
“想什么呢?”黄少天发现喻文州直勾勾地盯着他,不知道在想什么,“对了这时候也该饿了吧?这鱼我从河里抓的,安全无公害,要吃吗。来来来别客气我的手艺还是不错的,保证好吃得停不下来。”
就干巴巴一条烤鱼连调味料都没有能做出什么味道。喻文州接过烤鱼,暗暗在心底吐槽了一句。
黄少天一边吃一边在东拉西扯,从他们掉到一条河扯到今晚的星星好漂亮,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可以吃下东西,一会儿功夫肉就几乎被黄少天解决了。喻文州只在一边静静听着,时不时应两句。喻文州渐渐感觉有些难受,稍稍加快了呼吸的频率。这片森林里的某些东西似乎能和他体内的力量发出共鸣,像是想把他体内的力量撕扯出来。心跳得厉害,额头上有细汗悄悄渗出,手轻微地颤抖着,但喻文州表面上看依旧同没事人般。他不动声色深呼吸了两口气,尽量让自己放松下来。黄少天的声音似乎越来越远,似乎隔着块墙,他只能“嗯。”“哦。”这样敷衍的应答,甚至不知道黄少天说这些什么。
“喂!喻文州!”突然有人托住了他,喻文州才发现自己已经重心不稳几近摔倒在地上。黄少天扶着喻文州的肩膀,焦急地问道:“不是说别硬撑吗!总是说没事没事,懂不懂爱惜自己啊!”
“抱歉。”喻文州一手手撑着地面,指甲深深陷进泥土里;另一手抓着黄少天的手臂,上半身靠在黄少天怀里,“暂且让我这么靠一下,已经感觉好点了。”
不知道为什么,喻文州一直不懂,他只要一靠近黄少天,体内的力量就迅速安分下来。只要黄少天在,他就莫名地安心。喻文州的额头顶在黄少天的肩膀上,黄少天不敢动,他甚至能够感受到喻文州呼吸的频率。
“对不起。”维持着这一动作,沉寂了许久的黄少天终于出了声,他犹豫着,终是把手搭在了喻文州背上,似乎在抱着他,又重复了一遍,“对不起。”
平时话多过人的黄少天却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他了解喻文州,也最不喜欢他的性子。平时看着喻文州谦谦君子,又十分冷静的模样,但他清楚得很,喻文州只是把苦楚嚼碎了往肚子里塞。
喻文州很倔强,甚至倔强得黄少天几乎无计可施。哪怕是一点都好,黄少天老这么想,他要是能帮喻文州分担一点就好了。
这么想着黄少天的手臂用力了些,把喻文州拥在了怀里:“以后别什么都自己扛着,有什么事就说出来。我认真的,你老说一个人做不到的事两个人总能做到,为什么自己又口是心非呢。再有小秘密怎么当逃难的小伙伴啊。相信我啊。”
“我一直都相信你。”喻文州轻声道,“但是如果我再拖累你,你还要怎么走出这个森林。”
黄少天愣了。
他当然知道能逃出去的几率有多低,从喻文州愈发不可控开始,早有士兵通风报信,相信这会儿森林与城镇交界的地方早已被禁卫队占据,或许已经开始搜索了。虽然说对外喻文州生死未卜,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时半会他们是不会停止搜寻的。
虽然带着喻文州会让这一路变得更艰辛,不仅是半路杀出的士兵,或是无法控制的力量,但是……
“但是啊,我的目标一开始就很明确。”黄少天如负释重地叹了口气,“我的目标从来不是怎么逃跑,而是怎么救你出来。”

TBC
评论
热度(13)

© 巫山栖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