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空有脑洞笔力不足的理科生。
请多指教。

【黄喻】高塔。02

*HB to沢言

02
魔界与人类森林交界处安静得渗人,除了黄少天的脚步声和奔腾不息的水流声之外,甚至连栖息在周遭的动物的活动,或是风吹叶摇的声音都几乎听不见。这个地方似乎连风都不会到来。
黄少天正背着喻文州,沿着横在森林中央用于分割人类和魔物的河边向着水流的方向走。
喻文州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睡眠中的鼻息轻轻落在黄少天的后颈。黄少天耳尖都红了,脑子里想象的喻文州的睡颜挥之不去。黄少天轻轻托了一下喻文州,尽力让喻文州不滑下去。
太累了吧。黄少天想。
喻文州从来没有离开过那座悬崖边上的高塔,体力肯定不如从小习武的黄少天——何况不久前力量失控,身体早就不堪重负。虽然之前醒了一段时间,但还是撑不住吧。
喻文州在自己背上,黄少天突然感到从所未有的安心。虽然外头的近卫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找到他们,也不知道哪里会有魔兽扑出来,更不知道他们这趟旅程能走多久。但是,即使拥有着这么多担心和未知,只要想到他们已经离开了那座高塔,所有的疑虑都被抛到九霄云外。

传闻中因为诅咒而被皇室抛弃在森林的王子是真实存在的。与人们口耳相传的小道消息相悖,王子并不是被诅咒,更不是被抛弃。他是国王年轻时所犯下的错误,最后只能当成一个定时炸弹被软禁于森林深处的高塔上。
王子孤独地在那里长大。除了每天都不同面孔的侍女和士兵,唯一他能认得的就是定期过来的大祭司。大祭司教他说话,认字,还留了不少书给他。后来,甚至派人过来将楼下的一个房间改装成书房。但大祭司却对外面的事闭口不提,王子从来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黄少天一路背着喻文州,回忆起过去的事来给这无趣的路途来解闷。
到底是为什么被派到这个森林来的呢?
好像是在军队里犯了什么事被罚到这儿来的。时隔这么多年黄少天连犯了什么事都记不清了,但他却忘不掉那位大祭司看到他的表情——他皱紧眉头隔着厚厚的玻璃片目不转睛看着当时忿恨又倔强的黄少天,复杂的神情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然后第二天黄少天被带去和大祭司长谈,接着处罚更改了,直接到了这里来。
想起来也好笑。黄少天勾了勾嘴角。当时还一路骂着大祭司那个人渣,但要是没有这次处罚,他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喻文州的存在,不知道还有一个王子孤独无助地生活了这么久。
也算是因祸得福吧。要不是因为这样,他可能这辈子都不知道这森林里还会有这一座高塔,也不可能会遇见高塔里的这个人。
这么想着,黄少天不自觉地笑了笑。

身侧的树林里传来细碎的声响,虽然声音并不大,但在这安静得连呼吸声都能听到的鬼地方够引人注目了。黄少天并没有停下来,警惕地盯着四周。
原本微弱难以确定方位的声响却像随着黄少天脚步般走。黄少天快,它急促;黄少天慢,他平缓。这么走了一路,这声音反倒觉得越来越近了。
黄少天警惕的目光渐渐停留在一个方向,放缓脚步,在一棵看上去有千百年年头的树旁轻轻放下喻文州。
“少天?”喻文州被这一动作惊醒,睁开眼睛看到黄少天对他做出噤声的动作,他相信黄少天,安静靠着树干不做声。
黄少天摒起呼吸,蹑着脚往他确认的方向走去。
藏在树丛中的那东西似乎感觉到黄少天的靠近,发出凶狠的吼声作威胁。黄少天更不停下来,反倒一手抽出冰雨,加快了脚步。
金色的身影猛然从树林中扑了出来,黃少天立刻侧身一躲。浑身暗金色的毛发,身上布满奇奇怪怪的花纹,还有那尖锐锋利的爪子,那分明就是一头魔物。魔物做出准备进攻的姿势,虎视眈眈着这两个人类。
黄少天盯着这头魔物,笑着说:“看来我们的晚饭有着落了。”正准备挥剑冲上前。
“等等少天!”喻文州扶着树干站起来,出声制止了黄少天。
黄少天止住了脚步,但没有卸下防备,只是疑惑地看了喻文州一眼。喻文州表情有些严肃,眼睛里带了些疑惑,却慢慢地试探般走到魔物面前。魔物没有卸下它的防备,依旧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死盯着喻文州。喻文州大着胆子继续向前,轻轻地放在魔物的脑袋上。奇怪的事发生了,魔物竟用毛绒绒的脑袋蹭了蹭他的手。
“他只是嗅到了人类的味道,好奇点过来看看。”喻文州顺了顺它的毛,“他叫卢瀚文。在这里很难得才能见到人类,于是他就想吓唬一下我们。”
“真的吗?为什么文州你能听懂它的话?”黄少天疑惑,“而且你这么说我们的晚餐就没有了。”
魔物瞪着黄少天发出嘶吼。
“他说你再这么说就吃了你。”喻文州嗤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声音就会出现在我脑子里。”
“……切。”黄少天有些不爽,就地坐下,一手警惕地握着未出鞘的冰雨,狠狠地瞪着这头魔物。
喻文州顺着卢瀚文脖子的金色长毛,靠在卢瀚文身上听着他说话,再一点点向黄少天解释:“只有他这种魔物才能明白人类的话,能思考,再长大点还能有人形。以前也有过不少拥有人形之后偷跑出去玩的魔物,但是时间不能太长——维持人形会很耗费体力的,他们不像能够化身成人在人群中生活的龙族。”
“那让他化个人形看看?”黄少天道
“他说了他应该还要再长大一些。”喻文州说,“似乎是到了年龄还没有能变成人形,他有些苦恼。”
“那只是没长大的小孩子嘛。”黄少天上前嘲笑着上前揉了一把卢瀚文的头。
卢瀚文毫不犹豫地咬了他一口。
“靠靠靠——!明明只是个小孩子居然这样不尊重长辈!看我怎么教训你!”黄少天气得蹦起来,狠狠地用力把卢瀚文的头往地下摁。
卢瀚文也没咬多大劲,黄少天更称不上是什么长辈,但这一人一兽就这样打闹起来。喻文州在一旁笑着看滚成一团的黄少天和卢瀚文,终于忍不住出声:“好了,我们也是时候改走了。”
“好好好,听你的!”黄少天立马从地上“噌”地站起身来,走到喻文州身边,“文州我们快走吧!这只都不知道尊老爱幼怎么写的魔物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这么晚,他肯定是魔物的头阵,后面肯定有一大队潜伏在树丛里的等着瓜分我们的魔物,快走快走。”
最后还怒目圆睁地瞪了卢瀚文。
卢瀚文对着黄少天怒吼,然后又转头似乎有些委屈地蹭着喻文州。
喻文州听着卢瀚文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再对黄少天翻译:“瀚文说他知道这森林里住着个人,他没敢靠近看过,我们可以尝试去那里休息。——不过,如果你再惹他,他等会就不等你,把你丢森林里了。”


TBC
评论(1)
热度(7)

© 巫山栖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