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空有脑洞笔力不足的理科生。
请多指教。

【黄喻】高塔03

*……结果我去赌刀了,抱歉。

03
黄少天一路追着背着喻文州还一路狂奔的卢瀚文。
“啧,这里真够黑的。”黄少天皱了皱眉,往四周看了一圈,“小卢你不会把我们带到什么地方去然后把我们吃了吧。别欺负我们人生地不熟啊,这越走越深的,到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出去了。文州你快下来,看这魔物就不怀好意,心里不知道在耍什么鬼点子呢。”
即使全程都在和卢瀚文打打闹闹,黄少天打从心底里对身为魔物的卢瀚文并不信任。作为一个从小接受正常教育根正苗红阳光向上的五好青年,把跟魔字有关的一切都可以视为阴险狡诈心狠手辣的敌。卢瀚文现在说要把他们带到森林深处,喻文州竟然毫无戒备的跟着卢瀚文走了,黄少天不得不跟上,但他的手就没离开过冰雨。
“瀚文他说你去了就知道了。”喻文州安抚发着小脾气想去咬黄少天的卢瀚文,“而且我相信瀚文。”
黄少天一脸不情愿的点了点头。怎么有种争宠的感觉啊,他在心里不忿气地想。
随着道路的深入,周遭的植物开始呈现出不正常的扭曲姿态。树木比起外界的粗壮得多,大部分树干可能三四个人都抱不住。树枝像枯死了一般,如同老巫婆没有血色的手指。暗紫色的叶片有巴掌大小,边缘长满锋利的锯齿。枯红色的草没过脚踝,踩上去发出清脆的碎裂声。树底下有一点点微弱的白光,几乎是整个森林中唯一的光亮。
越往深处走,黄少天的感觉就越奇怪。他似乎本能反感这森林深处的什么东西,一感受到那种东西的存在就头皮发麻,浑身不舒服。
黄少天看了看喻文州。喻文州看上去状态好了很多,但他依旧掩饰不了身体的虚弱。而这种感觉,就像在喻文州失控的时候,那股奇怪的黑雾给他的感觉一样。

不知道走了多久的路,终于见到几乎与周围融为一体的小木屋。不细看压根不可能发现这儿还有一座房子,屋顶几乎被繁密的树叶遮掩,藤蔓缠绕在木屋的周围,有些枝叶都快从窗户伸进木屋内部。这房子一看上去就有一段历史了,有点难以相信居然有人住在里面。
喻文州拍了拍卢瀚文的头,卢瀚文乖巧地俯下身子让喻文州从他的背上下来。黄少天打头阵,走上前,试探地敲了敲小木屋的门。
门大概是老化得挺厉害了,随便敲两下都像是要倒了似的。
“没有人回答啊。不会这里本来就没人吧!”黄少天撇撇嘴,“小卢你要是敢骗我们,今天的宵夜就是你没跑了。”
“唧哑——”黄少天刚说完,锁就莫名其妙地开了,门不知道是因为风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被打开了一条小缝。仍然没有人类回答的声音。黄少天心里有些发毛。
“瀚文说就是在这里。因为住在里面的人有两把刷子,平时这附近也没有魔物。但里面的人长怎样他也没见过。”喻文州对黄少天解释,“但这附近或许就只有这一处有人类了,我们就当碰碰运气吧。”
喻文州走到黄少天身侧,拉开了门。萤蓝的灯沿着长廊从外到内依次亮起,幽暗的灯光透出一种诡异和惊悚感。黄少天走在前头,喻文州和卢瀚文并排着跟在后头。
在长廊的尽头,有另一扇门被推开,门后探出一个戴着兜帽的脑袋,兜帽下是一张胡子拉碴的脸。
“哎哟居然客人啊。”他扫了两人一兽一眼,在看到黄少天的时候愣了一下,拉下兜帽,“靠!黄少天?”
“我去!魏老大!”听到自己的名字,黄少天才看清楚对方的脸。他惊讶得瞪大双眼,一脸不可思议和欣喜,差点连话都说不出来:“魏老大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当时不是说去隐居吗,我还以为你去了那个小山村呢,怎么隐居到这种鬼地方来了!”
”一言难尽啊。”魏琛不知道在哪里装模作样地掏出一个大烟斗,狠狠地吸了一口,推搡着喻文州和黄少天,“快快,先进去。别傻站着。”

魏琛是黄少天小时候一个同乡前辈,黄少天因为家里一些变故,跟着魏琛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后来在黄少天刚进了军队那会儿,魏琛突然不声不吭的消失了。他像那些三流吟游诗人说的那样,留了张写了几个歪歪扭扭的字说自己去隐居了不要找了云云。黄少天又气又急地把整个村子翻过一遍,把魏琛带他厮混过的地方认识的前辈们问了一圈了,就是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不过又有谁会猜到他竟然会来了魔界森林呢。
魏琛翻箱倒柜找到两个残旧的杯子,想着应该勉强还能用,就用水冲了两下,倒了两杯热水给长途跋涉的黄少天和喻文州。
黄少天大大咧咧拿起杯子随便找个地坐下,喻文州接过水规规矩矩道了声谢,凑近卢瀚文耳边细语。卢瀚文听从喻文州的话,蜷缩成一团卧在木制地板上,闭着眼睛休息。
“来吧,说说,遇什么事了?”魏琛叼着烟斗说,“别给我扯淡,没事干什么跑这种鬼地方来,打扰老夫隐居!”
“切!什么叫打扰你隐居,当时是谁不声不响跑了的?!”黄少天正喝着水,听到魏琛的话一杯子拍在桌面上,“连个招呼都不打,快急死个人!”
“臭小子,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一样没大没小。”魏琛悠哉游哉坐在老得嘎唧响的太公椅上,“什么叫招呼都不打,我不是留了张字条吗?”
“一张字条就想打发我啊,老鬼你也太天真了吧!什么事都没说就跑出去,要不是你这么老拐走也卖不了多少钱我都以为人贩子进村了!”黄少天气势汹汹。
“行了,当时事出突然没办法和你说嘛。现在我不就好好的!”魏琛淡定回道,“不对,你别岔开话题啊。你不是在当兵吗,好端端来这儿干什么?”
黄少天和喻文州悄悄对视一眼,好几个借口在黄少天脑子里飞奔而过,他正准备开口,却被喻文州抢先了一步:“前辈打扰了。我和少天因公事到魔界森林来,临走事却迷路了。幸好中途遇到瀚文——就是这头魔物,是他把我们引来这里的。”
魏琛这才注意到这个一直没出过声的年轻人。他老觉得多了些熟悉的东西,但总找不到来源。魏琛皱着眉打量着一直静静坐在一旁的喻文州,倒是明白那种若有若无的感觉哪里来的了。这个看上去性格温和的青年像是被什么熟悉又陌生的东西缠绕着,但感觉并不强。
喻文州发现盯在他身上的目光,抬起头对魏琛笑了笑。
魏琛尴尬地咳了两声:“哦,走了这么远路,你们先在这儿吃点东西,今天就在这休息一晚,明天我告诉你们怎么出去。”


TBC
评论
热度(9)

© 巫山栖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