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空有脑洞笔力不足的理科生。
请多指教。

【黄喻】高塔04

*混个更。…再不改后文就没了,谁来把我拉出刀男坑。

04
魏琛的木屋并不大,一房一厅加个厨房洗手间也就五六十平,他也从来没有料到会有人过来,所以压根就没有多一张床。最后只能草草清理了一下客厅的满地烟灰,铺上地铺,也就这么算了。不过也就一晚上的事,喻文州和黄少天都不介意,稍微收拾了就直接睡下了。
黄少天枕着自己的手臂,眼睛直勾勾盯着地板,背对着喻文州侧躺在地板上。
他实在想不到应该怎么办。比起喻文州如何以敏感身份回到人类社会的问题,他身上过强的黑暗力量才是麻烦中的麻烦。喻文州拥有的人类身体根本无法承受体内强大的黑暗力量——他是清楚的——以前只是因为高塔底部有一个阵法,大祭司也会定时过来,身边还有黄少天这个天生光明能力较强的守卫,力量就这样被强力压制下来。但这样单纯被压制的力量始终有爆发的一天,今天的仅仅是序曲,谁也不知道以后会再发生什么事情。
走一步见一步吧。黄少天叹了一口气。
“还没有睡吗,少天?”喻文州的声音从黄少天身后传来。
“啊,还没有!我刚刚在想些别的,有些睡不着。倒是文州你,这么晚还没有睡,是我吵到你了吗?”黄少天翻过身,正好对上喻文州的脸,被吓了一跳,“哎呦文州你怎么……!”
“没有,早上睡得有点多,现在睡不着了。”喻文州自嘲一句,四周便顿时安静下来。他和黄少天靠的很近,几乎能感受到黄少天的鼻息。他看着黄少天的眼睛,明明是浅棕色的瞳孔却似乎能在黑夜中发出微弱的金色的光。
“文州,”黄少天的声音唤回了呆愣着的喻文州,“我在想,我们回去之后,游历世界吧。”
这个世界这么大,总有能够解决喻文州身上的奇怪力量的办法。
“好啊。”喻文州勾了勾嘴角,“可是少天……”
“只要你想去,哪里都可以。”黄少天笑,“我们要不要去别的国家看看?虽然我更希望能够去一次北边的龙岛,不过那边冰天雪地的,四处都是白茫茫一片,也不知道龙藏在哪个角落里。或者去最西边的那个孤岛,也不知道上面藏着什么,去了的要不就是没回来,要不就是葬身海底,弄得可神秘了。不对不对,一说就是这些不知道能不能去到的地方。文州你应该喜欢些安静的地方吧,让我想想啊……”
龙岛也好,孤岛也好,只要能够帮助喻文州,去哪里都可以。
“少天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吧。”喻文州笑了笑,掩饰不住眼睛里的兴奋。这个世界对他来说都是新奇的,他终于离开了困住他的高塔,能够真正的感受到这个世界,那些不是通过别人的话,不是通过高塔里的藏书,不是通过自己想象的真实的世界。
他静静地听着面前这个给他的世界带来光芒的人,毫无边际地描述着他向往已久的外面的世界。

魏琛醒来的时候黄少天已经坐在客厅一旁的椅子上,喻文州还在睡梦中。昨天虽然喻文州并没有走多少路,但对长期生活在室内的喻文州来说已经是非常大的消耗,而且还有之前失控时的力量流失,外加黄少天和他聊了一晚上,大概是要睡到日上三竿了。
魏琛正想和黄少天说声早安,黄少天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压低声音:“魏老大,我有点事想问你,我们出去说。”
魏琛莫名其妙地跟着黄少天除了小木屋。黄少天望着他,欲言又止。内心挣扎了几分钟,黄少天终于忍不住说开口:“魏老大,你有没有方法,或者有没有认识的人,有方法能够压抑住一个人身上的黑暗力量。”
“说说,怎么回事?”魏琛不急着回答,掏出烟斗深深吸了一口。
黄少天陷入了沉默。他呆站在那里,大脑在做着思想斗争,最终把喻文州的事全盘托出。

魏琛越听,眉头皱得越紧。等黄少天说完,他长长叹了口气:“这,有点麻烦啊。其实随便什么些带光明的东西都能压制住他的力量,但是他自己控制不住,长时间的压制甚至会对他身体有反噬。”
黄少天沉默着没有说话。
“我倒是认识个人,他没法子的话,可能就真没办法了。”
“那个人在哪里?”黄少天像是在黑暗中见到一丝曙光,紧紧地抓紧这根救命稻草不放。
“等会啊。”魏琛进了屋子,从他的房间不知道哪个角落翻出来一副满是灰尘的地图。他抖了抖灰尘,把地图平放在桌面上,找了支笔,在这纸上画了一个大圈,几乎把所有的陆地都圈上了:“喏,他在这。”
“靠,魏老大你坑我吗?”黄少天骂。
“我也不清楚他在哪里啊。”魏琛道,“他这几年也不知道干什么去,满世界乱走。好像是在找什么。”
黄少天扶额:“……那能给点提示吗,要不我们该怎么找啊。”
“那人啊,虚胖脸,猥琐无耻无下限,还特么心脏。我记得他好像带着条龙,不过最近没见着了。名字叫叶秋。”
评论
热度(7)

© 巫山栖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