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空有脑洞笔力不足的理科生。
请多指教。

【鲶骨】五日之约01

*磨了一周才磨出这么点

*现实学院设定


01
骨喰藤四郎猛地从床上坐起,心脏像爆表的机车扑通扑通剧烈跳动,刘海湿漉漉地粘在额上,后背也被汗浸湿了大半,两手紧紧攒着身上薄薄的被子。他深呼吸了两下,好不容易让自己平静下来,用手背拂去额间细汗,解锁枕边充电的手机,2:47,星期一。
还没到三点。
后背湿嗒嗒的感觉不太好受,骨喰起身取了一套换洗的睡衣,走向浴室,扭开花洒。
温热的水倾泻而下,他倚在墙壁,任由着水流冲洗去身上的汗水。身子放松下来,水温正好,皮肤舒张,舒服得让他想睡在这里。
不行。骨喰狠狠甩甩头,硬生生把自己弄清醒了,连忙关了花洒扯过浴巾擦身,换上睡衣回房间。他曾经有过一次因为洗得太舒服而睡倒在浴室,幸好当时有人——大概是一期哥吧——即使发现把他喊醒了,要不是第二天一定会感冒。
答应了一期哥出来念书要好好照顾自己,结果开学前一晚差点睡在浴室里,连自己都没做好还怎么照顾……
谁?
没等他想起问题的答案,困意侵蚀让他几乎睁不开眼睛,意识模糊不清,不知不觉陷入了睡梦中。

清晨。天空蒙蒙亮,微弱的光线透不过深色的窗帘,室内依旧昏暗。枕边的手机不停歇地发出“滴滴”的闹铃声,响了大概快5分钟,床上的人才一副不大情愿的样子挣扎着撑起身子坐在床边,就这么呆呆地坐了好一会,才慢慢清醒过来。
或许是因为昨晚做噩梦的关系,骨喰一晚上没怎么睡好,恍惚着洗漱完毕,都用毛巾擦了三四次脸,才勉勉强强睁开眼睛。看着时间似乎也不太充足,骨喰更怕这种状态下的自己点开火之后意识跑去神游了,他干脆连早餐都没吃就出门了。
应该是睡不够的关系,脑袋昏沉沉的,走路都是踉跄着快要摔倒的样子。骨喰揉了揉额头,上学路上他一直在逮着机会补觉,抓着电车的吊环把头埋在手肘处睡了一会,还差点过了站。即使如此,也不过是杯水车薪,都已经到班上了他还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
骨喰刚找到自己的座位放好书包,把文具课本摆好在桌面,就不得不趴在桌子上小憩一会。刚俯下身,眼睛就像被黏上了强力胶,睁都睁不开。瞌睡虫在这一瞬间全都涌了上来,也就一会儿功夫,他就睡沉了。
恍惚间,他好像是站在烟雾中心,看到一个模糊不清的背影。他试图伸手去拍那人的肩,但他每向前一步,那身影也随着向前半尺,无论如何都触不着。
这是谁?
无以言喻的感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他。莫名地身子往前倾准备牵起他的手,像是习惯,像是本能。
“……,请多指教!”
模糊不清的声音透过木质课桌骨传导到大脑皮层,突破层层障碍涌进骨喰的梦境中。偏偏就在这时有这么一个熟悉又飘渺的声音准确无误撞进他的内心。
——想抓住他。
“等、……”
感觉就像是睁眼闭眼间,他的肩膀被轻轻拍了一下,眼前弥漫的雾气连带着那个身影一溜烟消散不见了。
“同学,自我介绍要到你了哦。”
邻桌压低声音悄悄提示他。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从虚无缥缈的梦境中回到了现实。窗外阳光斜斜映进来,正好打在刚刚坐下的前桌身上。
头发好长。
他愣神看了前桌一会,才迷茫地站起身,平平淡淡道:“骨喰藤四郎。请多指教。”
没有过多的言语,骨喰速速坐下。邻桌随着他坐下而站起:“堀川国广,请多指教!”他托着腮帮子看窗外,没留意听后头的人的名字,手不自觉扫过桌面的自动铅笔转起笔来。
梦中人全程背对着他,连侧脸都没能看上一眼。
但这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不知不觉,手握着铅笔竟在桌面上勾勒出那人身影。骨喰倒吸一口冷气,赶忙翻找出橡皮将其擦去。

梦吗?
骨喰藤四郎并不喜欢梦。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在夜深人静之时房间必须开着灯,照得房间通亮,而他只能呆呆看着天花板过着一晚又一晚,不敢合眼。一闭上眼睛眼前就是吞噬一切的火焰,将他的梦境一点一点烧毁殆尽。梦魇将他层层包围,一切的一切都那么逼真,在悲伤和绝望重重笼罩下才突然惊醒,浑身颤抖不能自已。
不论是昨夜已经记不清的噩梦,还是今早朦胧不清的人影,他都本能排斥,不愿让自己再回想梦中情形。
别多想,别再想。
他站在学校便利店里这么劝自己。骨喰打算先买杯咖啡,好让大脑清醒清醒,先暂时忘记那些他不那么喜欢的东西,专心学业。
抬头正准备伸手拿货架上的咖啡,一只手抢先了一步,将他原本看准的那瓶取下来。
那是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手指修长,皮肤比常人稍白,手腕处一条——大概是手工编织的——紫白相间的手绳绕了两三圈。
女孩子?
“不是哦。”手的主人确确实实是少年的声音,他话语中带着些许笑意。骨喰才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小心把心理话给念出来,尴尬朝人道歉:“对不起。”
“没关系没关系,果然这绳子太女孩子气了吧。”他看上去对这事也不生气,把手举到两人之间,略带无奈耸耸肩,“虽然不太记得起是什么时候买的,但似乎是很重要的东西,不舍得取下来啊。”
“很漂亮。”骨喰脱口而出,才觉得有些不妥,从自己口袋里拉出了紫黑相间绑在钥匙扣上的长绳,“我也有一条相似的。”
对方看了他手上吊着的绳子,暗紫的瞳孔稍稍收缩,看上去有些惊讶。他伸手,瞥了眼骨喰,骨喰会意地点点头,对方小心地将那绳子拿起,放在眼前细细查看:“居然连编织手法都是一样的,是最近的流行新款吗?”
骨喰摇摇头:“也是不知道谁送我的,有些年头了。”
“说不定是上辈子的我们互相送的。”对方毫不在意地开起玩笑,将钥匙还给骨喰,“——啊,该回去了。”
骨喰才发现时间已经不多了,急急忙忙拿起咖啡准备结账,转过身来对方却没影了。
先走了啊。
他感慨着,站在原地。不知怎么,心里空落落的。

评论
热度(31)
  1. 一直手癌从未断过巫山栖隐。 转载了此文字

© 巫山栖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