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空有脑洞笔力不足的理科生。
请多指教。

【鲶骨】五日之约02

02

*明后天月考大概是不会写了

*没想到我竟然有日更的一天(。


结果是没一会骨喰就把那个人忘得一干二净了,连长什么样都想不起来了。一股脑投入到学业中的他实在没时间去想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
开学才第一天,但骨喰几乎是从零开始,握着笔直勾勾看着黑板,老师粉笔字写得飞快,他觉得每个字都能看懂,混在一起就完全不明白他们的意思了。
他把课本和参考书的第一章节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好在理解力还不错,除开一些知识断层没办法补上之外,问题都不大。
至于那些完全不懂的地方……
骨喰不时瞥眼唯一搭过话的邻桌,犹豫许久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侧过身询问对方是否愿意帮他解答问题。幸亏邻桌堀川国广也是个十分热心的人,微笑着答应下来,只要是堀川明白的地方,都详细地为他解答。
“骨喰君之前落下的学业太多了,不好好恶补一下不行啊。”堀川国广一边为骨喰梳理知识点,语气里带了些许担忧。
骨喰听言,沉默半晌,才稍侧过头微阖眼睑,轻咬下唇:“我之前……休学了一年半。”
堀川国广意识到自己似乎说出对方不愿意触碰的话题,抿抿唇小心翼翼向他道歉。
“并不是不可告人的事,没必要为此道歉。”骨喰并无过多的表情,平平淡淡,“谢谢。”
原来那件事都过去一年半了啊。骨喰莫名在感慨着。他偏头望着窗外湛蓝天空,那天——似乎也是个晴天。
堀川国广静静看着不再言语的骨喰,手中笔轻轻点了点课本,在上面留下两个小墨印:“我们继续吧。”
骨喰回过神来,点点头,坐直了身子认认真真听着堀川的讲解,不再想那些事。
过去已经过去。他在心底轻声对自己说。

骨喰今天一整天的状态都不太好。
首先是头痛完全没有恢复的迹象,反倒愈发严重,太阳穴一跳一跳,他不得不去医务室要了几颗止痛药,吃下之后反倒因为药效更想睡觉,对头痛也没多大缓解作用。
其次,他老觉得自己漏了一些东西。就像是下雨天出门忘记带门旁的雨伞那种空落落的感觉,伴随了他一整天。骨喰认真地回忆起书包里的所有物品,仔仔细细全都核对过一次,但直到放学回到家都没想起来到底是缺漏了什么。但内心里就这么留下一个小缺口,找不到能将其填上的东西,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然后,还是那个奇怪的梦。
骨喰皱皱眉头暗自叹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笔,将做完的功课推在书桌一角。他背靠椅子,脚撑着书桌令椅子仅有后面两腿支撑着,仰头望着天花板,银白带紫的发丝顺着脖子滑下。
桌上散乱的草稿纸上反反复复画着同一个形状,寥寥几笔,勉强能看出人的模样。
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他拨开额间碎发,温热的手心覆上昏沉沉的脑袋,莫名的焦躁缠绕在心头,刻意要求自己不去想反而让这事深深刻在脑子里,那个模糊的、只在梦中有一面之缘的模糊影像挥之不去。
心烦意乱。
“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
铁甲小宝?
突如其来的响声将正陷入一团糟的思绪中的骨喰被吓了一个激灵,脑袋里立马反应过来这是什么音乐,但他没能保持平衡,身体随着椅子一起仰面朝上与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
痛。他咬咬牙根没喊出声,捂着后脑勺从地上爬起来,疼得眼睛都睁不开。
为什么会设置这音乐为闹铃?骨喰想不通自己是受什么刺激才设成这样,不喜欢摆弄手机的他从来都是基本设置,包括手机铃声也是系统自带的。
他摸索到书桌角落,摁掉手机上的闹钟,手撑着桌面缓缓起身,等痛感消去些许后睁眼看了看手机屏幕,纯黑屏保上白色数字十分显眼。
21:00。
他了然于心,出去客厅倒了一杯热水,拉开身前抽屉翻出一小盒药,熟练摁开一片药片,顺着温水仰头一吞下肚,一气呵成。
骨喰将药盒扔回抽屉里,将椅子摆正,看了看桌面上的作业基本已经完成,既然烦躁至此应该也没法静下来复习,干脆早些休息罢了。
草草收拾桌面,手拿起草稿纸的时候犹豫了一会,还是转手就将它揉成团扔回垃圾桶里。将桌面手机放在床头,划开锁屏将晚上的闹钟改成系统自带的铃声,确认再无缺漏,骨喰安心钻进被窝里。

又是这烟雾弥漫的场景,白茫茫一片全无边际,身前依旧是那个似曾相识的背影。
迷雾中,他勉强看到眼前人丹红发绳随意绑起的长发,搭在背后堪堪过腰。
你是谁?
他朝着那个身影问。
声音在这个空间里似乎也变得飘渺不定,如一缕青烟在此处飘散。
那个人大概是听到了他的问话,身子稍侧,压低脑袋,偏长留海遮住大半张脸,嘴角勾起意味不明的笑容。
这个侧脸骨喰好似见过成千上万次,如同与其日夜相对般,他感觉自己能毫不费力勾勒出这轮廓的每一个细节,他能回忆这脸上的所有表情。那个侧脸,毫无疑问,他的内心不停的提醒着他,一定是印象深刻的,不能忘记的东西。
你是谁!
骨喰慌了。他试图在自己的记忆中寻找这个侧脸地身影,却如同大海寻针,找不到一丝相关的回忆。
或许是记忆在哪里出了差错。
骨喰握紧拳头,猛地往前朝那身影一跃——
绝对,不会再让我的记忆溜走了。

梦醒了。


评论
热度(28)

© 巫山栖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