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空有脑洞笔力不足的理科生。
请多指教。

【鲶骨】五日之约03

03
好冷。
骨喰从自己卧室中醒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开的窗——或许是睡前忘记关上了,凉风习习,紫罗兰窗帘一大半飘到窗外去了,微风轻柔拂过脸颊,即使闭着眼睛都能感受到阳光透过眼皮的光亮。
早上了啊。
骨喰呆愣着迷茫望着天花板,待思绪不慌不忙回来,才迟缓地用手肘撑着床面坐起,毫无反应看着被子顺着自己动作从身上滑下掉落在地上。
他下床站在木地板上,未料到的冰凉从脚底直窜上身体,不自主打了个寒颤。受过这一遭大脑终归是清醒了些,弯腰拾起跌落的被子甩回床上,拔了手机的充电线,定神看了看屏幕。
8:18,星期二
……。他一瞬间完全清醒,再无睡意。
屏幕上的闹铃停留在“延迟/关闭”的界面,估摸着大概也闹铃快半小时才会安静下来吧,虽然明白在睡梦中对外界刺激的反应性会降低,但是这手机好歹也是放在自己枕边,竟然会对连续不断的刺耳铃声毫无感觉。
不过现在想这么多也没多大用处,再不赶快出门就赶不上第一节课了。
又是一天没能吃到早餐。
在这种时候还会想些有的没的,真的是和一个人相处久了就会越来越像吗。
……欸?
这莫名其妙的想法在脑子里一闪而过,在骨喰为此愣神间没了踪影。
像是有一层塑料薄膜挡在他面前,明明伸手可及的记忆,却被挡在了那一头,只在不留意间瞥见一丝痕迹。
他皱了皱眉。大概是错觉吧。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可不会留下来等人,没时间胡思乱想了。将这难以参透的感觉抛在脑后,他简单洗漱收拾过后背着包出门,正好对门也在同一时间推开门,细碎的刘海下晶亮的双眸,见到刚合上里门正转身的他瞳孔中似含笑意。
“早上好啊。”
他大大方方地朝骨喰打了个招呼。并不习惯人际交往的骨喰对这个初次见面的对门显得有些防备,如同乌龟缩回坚硬的壳里,怯怯回应:“……早上好。”
“要迟到了哦。”对方敲了敲腕上手表,另一手上细长的紫白手绳落下一小圈,挂在手臂上,“一起走吧?”
骨喰这才注意到他与自己身上一模一样的校服,金红交织的刺绣校徽在楼道昏暗灯光下并不那么显眼。
并没有考虑过久,稍微在内心纠结了一会是否要与陌生人同行,最终还是点点头有同意了——总之是一个学校的,都快迟到了,应该不会有多大问题吧?
结果是两人一步三阶跳下站台,幸运赶上刚到站的电车,估算着时间大概是能在铃声之前达到学校,或许还能留下一两分钟喘气的时间。
“得救了——”同行人靠在椅背上仰头夸张舒了口气,扭头朝他咧嘴露了个大难不死的笑,舌头轻轻磨蹭着小虎牙,眼角弯弯,甚是好看。
受这气氛感染的骨喰不知不觉勾起嘴角,瞅着人脸,有些没好气地,自然而然就开口打击他:“还没安稳到站,现在安心太早了。”
这是怎么回事,在人际交往方面如同惰性气体的他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对这个初识的校友卸下了防备,放心与其同行这事暂且不提,竟能毫无阻碍把心里话说出来。
和这个人处在一块,内心铜墙铁壁武装的城墙会悄悄打开一个门,邀请他进来。
这种敞开心扉的感觉,多久没有过了呢。
想来还有些怀念。

最后骨喰是被人拍醒的。
骨喰不知道在神呢时候在电车上睡着了,也就两三个站的功夫,睁眼时太阳穴突突地跳,脑袋晕乎乎的,眼前天旋地转,站起身准备下车时连路都走不稳。
幸亏同行校友好心扶了他一把,陪他站在路边休息了一会。担心都写在对方脸上了,他用手背覆上骨喰额头,皱了皱眉,再不确定地凑上前额头贴额头。
骨喰觉得心脏漏跳了一拍。
这个距离甚至能感受到对方的鼻息,明明自己是个不适应与陌生人过于亲近的人,骨喰却莫名地不排斥——甚至还有点喜欢——现在的状况。风吹叶喧,卷起一两片抓不牢树枝的叶片滑过他们身侧。
突然想留住这一刻。
“发烧了。”对方后退小半步,一脸严肃看着他。
骨喰这才缓过神来,抬手摸了摸自己额头,的确有点烫,却漫不经心:“可能是昨晚冷着了,没事。”
“不行。”他抓住骨喰手腕,有点着急,“回家休息,我帮你请假。”
他怎么知道班级和名字?脑袋里像被灌了浆糊,连重点都不太对了。
“谢谢,不需要。”骨喰回绝了,想挣脱他的手,却全身疲惫全然使不上力气,“……松手。”
骨喰有些生气了。虽然对这个还没知道名字的邻居有没来由的熟稔,但终归只是初见,有些事还是不能过界。
对方察觉到他的怒气,阳光映照下显得稍浅的紫眸藏着难以看透的情感,最终不甘心地放开手。
“我陪你到学校。”他认真,不容置疑地站在骨喰身侧,语气强硬不容拒绝。
也好。骨喰没有说话,当是默许。
两人并肩而行,相对无言。
秋日阳光正好。
评论(3)
热度(26)
  1. valocasia巫山栖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namazuonohonebami
    转转有爱的片段……现在回过头来看真是满满的爱啊

© 巫山栖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