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空有脑洞笔力不足的理科生。
请多指教。

【鲶骨】五日之约05

*卡得厉害………。

05
黄昏。
落日余晖映照骨喰侧脸,为他带有些许浅紫的银白发丝缀上暖阳的橘。
一觉醒来,身体好了不少,体温也已经降回正常的温度。他躲在家里闲得发慌,决定下楼走走这边的街道。
骨喰是开学前半个月才搬到这里来,之前也有过烦闷的时候,就下来走走散散心。独自一人走在公园长椅上,观察路过形形色色的行人,时间便会不知不觉过了大半。
田螺姑娘吗?
突然间脑子里又冒出这个词语。
田螺姑娘的故事骨喰听过不少,但作为一个受正常教育的国中生来说,也太玄幻了些。而且他不明白,好端端一个田螺姑娘送他回家给他送药为他煮粥都很正常,但垃圾桶多出来的薯片袋子又是怎么回事?
他可没听说过哪家田螺姑娘还会顺手偷吃的。
当然他也不是介意,人都帮你干了这么多活了吃点薯片当报酬也算应该,只是骨喰很想知道这个人是谁。
他在这个地方算是初来乍到,前后住了也不超过半个月时间,至少在这公寓里就没有说过话的人,学校也就和寥寥无几的同学说过话,实在觉得自己和他们没熟悉到可以照顾到无微不至的地步。
虽然觉得是错觉。骨喰睡得迷迷糊糊时好似有见到那个人的模样:他扶着门框的手上有一条显眼的紫白相间手绳,呆站着什么都没说,就这么看了骨喰好一会。
他甚至分不清那是现实还是梦境。
但心里头有个微弱的声音在一遍又一遍告诉他,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人,一个重要得不能够失去的人。
会是谁呢?
骨喰把自己自认为最重要,最不可替代的人数了一遍,除了家里人,他实在想不到别人了。
总不能是一期哥?
一期哥还在老家,还得照顾一家子的弟弟们,即使他知道了,也没办法短时间赶过来。
那弟弟们呢?
也不可能,他们也开学了,应该全都在学校里呆着。就算是他们想过来,一期哥也不会同意。
到底是谁。
骨喰有些慌了,他害怕又丢失了记忆,他已经不愿意再失去第二次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越想下去,骨喰越觉得他的记忆愈发不可确信。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在那一场破坏他整个生活的大火之后骨喰在病床上惊醒,眼前是刺眼的白,消毒水气味刺鼻难闻。脑袋里一片空白,一切都是陌生的,迷茫而又无助,即使最亲近的人来到自己身边也只能不明所以的问对方是谁。
在那之后他有很长的一段适应时间,重新熟悉原本一成不变的生活。但他总认为之前的人生被人偷走了,不复存在了,原本的那位骨喰藤四郎也随着消逝了。
他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骨喰强迫自己回忆昨天的、上周的、甚至上个月的日子。他想起昨天晚餐吃的咖喱饭,不小心煮多了一人份,多出来的咖喱只能可惜倒掉了;他想起上周准备收拾东西准备搬家过来这边时却找不到一期哥送的笔记本,他还翻箱倒柜找了一整天,结果在准备放弃第二天再买一本新的时在客厅找到了,他还为此生了气;他还想起刚决定来这边学习时,他有些不太情愿,不知道谁悄悄牵着他到河堤边上,笑嘻嘻对他说我陪你。
每一个细节看上去都被记得清清楚楚,但那种缺了什么的感觉却愈发清晰。
不对,不对!
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做多两人份的饭,是谁偷偷拿走他的笔记本,又是谁说出那句我陪你?
骨喰上下齿都咬在一块,面部表情绷得老紧。
这些记忆经不起深究,只要认真翻开它们表面,就能挖掘到漏洞百出的底部。
只是那个被他忘掉的人的模样,姓名,骨喰一点也没有头绪。
就像埋藏在记忆沙滩上的贝壳,看似遍地都是,但无论如何都翻找不到一块完整无缺的。
他烦躁不安,思绪混乱,完全无法想出个所以然来。
评论
热度(25)

© 巫山栖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