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空有脑洞笔力不足的理科生。
请多指教。

【鲶骨】记忆

*一发脱离
*ooc有
*虎头蛇尾…(。
*断更补偿。

审神者攒了老久的小判咬咬牙买下了冬景,也不知道这技术的原理是什么,本丸外瞬间白茫茫一片,雪色连天,引得本丸里不少小短刀跑到室外玩雪去了。但这里却又没有冬日的温度,屋子里依旧暖和着,惬意得很。
“骨喰啊——”
被这冬日景色惹得有些想睡觉的鲶尾大大咧咧枕在骨喰大腿上,长长打了一个哈欠。轻托着热茶细细品着的骨喰任着鲶尾的性子走,斜斜歪头当时应了鲶尾的喊话。
“你有想过吗,过去的我们是怎样的?”
鲶尾似是一时兴起问他。
骨喰手中动作不着声息顿了顿,微阖眼睑,细长睫毛盖过他双眼。他们俩平日里相处的时候基本都会有意无意地跨过“记忆”这个话题,那是布满荆棘的禁地,亦不能说不能踏入,只是单纯的不想,不愿,不肯为此遍体鳞伤。
但今日却被鲶尾牵着骨喰重重跳了进来。
“想过。”
骨喰淡淡的。
他当然想过。骨喰不像对记忆持着“船到桥头自然直”态度的鲶尾,失去的记忆如同被偷走的经历,那些随过的主人,参过的战役,统统消逝在火焰之中。
怎能不介怀。
“那你觉得呢,会是怎么样?”
暗紫眸子睁得可大,从下往上望着他,看上去像是很期待他心中的答案。骨喰唇碰杯沿小小抿了一口茶,才缓缓道:“不知道。”
表面不动如山心里却早已起了波澜。
骨喰永远都以为自己能把纠结的情绪和想法隐藏得很好,却从来都忘记在面前这个人眼皮底下,什么都藏不住。
腿上那人却突然一个起身,吓得骨喰差些把手中的瓷杯甩飞出去,牵起他的手,眉眼弯弯,拉扯他起来。
“去找过去的我们吧。”
肯定句。不容拒绝。
“等、等等?”
还没反应过来的骨喰被兴在头上的鲶尾牵着,不得不在本丸里飞跑,踩得木地板发出闷闷的“咚咚”声,不少还呆在本丸里的家伙纷纷因这声响拉开纸门,目送这两个飞奔的胁差。
“如果忘记了,那就找知道我们过去的人了解吧。”
鲶尾跑起来还不带喘气的。
“这里的刀这么多,总有和我们曾经在一个屋檐下的。”
鲶尾转头给了他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
“如果是说是我过去的历史,我知道啊。”
骨喰皱着眉慌乱挣扎,他不大情愿在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下被牵着走。
“先是在镰仓时期被送到大友家,接着在足利家和多贺家之间周转,然后……”
“我也知道哦。”鲶尾在一扇门前停下脚步,“但那只是事件,不是你。”
他握着骨喰的手,剧烈奔跑后脉搏的跳动好像透过手掌传到两边,待两人呼吸平稳些许,鲶尾用口型告诉骨喰。
“进去吧。”

眼前是不陌生也算不上熟稔的面孔,虽然同住在本丸也有好一段时间,也曾在出阵时被搭上说了莫名其妙的话,总归还是甚少接触。
骨喰坐在离鲶尾稍后一些的地方,他清楚坐在对面的人知道他的过去——这是一定的,骨喰自来到现世之后查阅了不少史实,外加那人之前的话,总归是对过去的骨喰藤四郎有了解的人。
他总算明白了鲶尾的心思。
既然记忆已经清了个干净,透过资料看到的那个自己又毫无感情可言,那么只能通过他人之言来将空白的记忆如拼图一般一块块拼起,即使再不完整,总有个大致的模样。
“骨喰啊,过去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对面那人适时瞥了坐在后端的骨喰一样,高深莫测,看不懂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那时候他还是薙刀,比现在高上一个头吧。平日倒是个开朗的少年,在闲聊时有时会提到家中兄弟。”
他抬头看着鲶尾,看不透他的表情。
“若果说性格的话,现在的你更像过去的他。”

“……这不对。”
他们俩向室内人道了谢,出来还没有几步,骨喰狠狠一拳捶在墙上。
“这不对。”
好不容易借他人之言拼凑出自己过去的轮廓,模糊看到的这一丁点线索已足以将他吓一跳。
他想过千万种可能,却几乎没在自己性格上做出大改动。虽然记忆消逝,总改变不了一个人的性格。
他曾是这么想的。
这么说,这后来的人生,对当初来说,不就如同虚假的存在吗?
果真一开始就不该跳进这荆棘之地啊。

突如其来的怀抱将他围住,鲶尾将依旧处于震惊余韵中的骨喰狠狠揽入怀里,下巴轻轻靠着他的肩上,在骨喰耳边轻声重复着:“没事了。”
骨喰没有理会他的话,手颤抖得厉害,无法自控。
“其实啊,我很久以前就开始怀疑了。”
鲶尾毫不在意继续说下去。
“刚刚被重造那会,我的心里一直有个模糊的印象,似乎是被一个人照顾着,又像是照顾着那个人。
“总之,那种感觉深深地刻在我心底里,挥之不去。我就在想,我是不是一个习惯照顾别人的人呢?
“恰好这时记忆缺损的你醒来了,如同新生的刀,却比他们多了沧桑和寂寞,对自己失去的记忆纠结不已。
“既然如此,让我来继续照顾你吧。
“现在一想,或许过去照顾我的,开朗活泼的人是你呢。”
鲶尾顿了顿,双臂抱得更紧些,将骨喰完整圈在两臂之间。
“没必要为不同与现在的过去而害怕。过去的,失去的,就已经失去了,再介怀也没用。
“而且,现在的骨喰藤四郎才是现在的我最喜欢的骨喰藤四郎啊。”
他踮起脚尖在骨喰额头留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评论
热度(31)

© 巫山栖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