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空有脑洞笔力不足的理科生。
请多指教。

【鲶骨】日记04

*写得很乱。

04
那个人叫骨喰的人,我梦中的兄弟,正站在我的面前。
我就站在他的身后,想追上他的脚步,却像背什么千斤重的东西压着限制了行动。我叫他,喊他,他却没有听到,径直往前走。我急了,卯足了劲冲破那道看不见的枷锁, 拼了命地冲上前追逐他的脚步,想抓住他的手。
——我却抓了个空。
我还没来得及惊愕,脚下却突然踩空,摔进了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中,被重重黑暗所包围。
然后我就醒了。
清晨的天还蒙蒙亮,刚从睡梦中睁开眼睛的我还未完全清醒,怔怔地望着因老旧而灰黄的天花板,眼泪莫名其妙顺着眼角滑了下来。
我怎么哭了?
抬手用手背擦擦眼角的泪痕,目光却转移到空无一物的手心上。手抓成拳又摊开,只得无力地放下,不自觉地长长叹了口气。

实验还在继续。
我不承认早上的梦和那本日记有关。这么说也不太准确,应该说是和日记内容没有关系,只是因为我个人对那个人的存在太过思念和执着,才会产生这个梦境。
真的是这样吗?我问自己。真的吧。
实话说我自己也不那么确信,但又不愿承认我与日记有关,不愿承认我是日记里面的人。
为什么?因为即使那是真的,我是过去的某一个人,有家庭,有一个让我念念不忘的兄弟,但现在的我是现在的我,我有了新的、不同的人生,没有必要为过去的事情所纠缠。
……但这也只是口上说说罢了。
我对这个不知道是否真实存在过的人,早在第一次梦到他——或是更前,在我打开这本日记的时候,就怀有一种缠绕了怀念和悲伤的熟悉感。他带着这种难以捉摸的感觉,悄无声息地在我的心上生了根。这股强烈的情感让我没办法把它忽略。
越是如此,我便越想证明我与这本日记是无关的。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日记带给我的景象,我并不是日记主人所描述的那位“兄弟”。我没有所谓的前世,我就是我。所以我才要坚持这个看上去毫无意义的实验,以此剪断与日记之间的情感联系。

我忽略了一件事,日记上的日期并不是连续的。
这是我停止阅读日记的第十二天,还有三天这个实验就该结束,梦境却在这时候来了。
我又一次看到了他,骨喰。
他站在河堤边上,背对着我。秋风带着落叶刮过,带起他浅白的短发,被忘记的叶片挂在他的身上。他轻轻拍掉碎叶,侧脸朝着水流的方向,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骨喰?
骨喰。
骨喰!
我在欺骗自己,这不是他,这不是他。这只是因为我强烈的情感才产生的梦境。这只是个影像,和日记内容无关。
但身体却先一步动了。从内心深处涌出的喜悦掩盖了自欺欺人的想法,强烈的情感使身体内的肾上腺素急速上升,我似乎能听到心脏扑通扑通地剧烈跳动,呼吸不知不觉间加快。
即使这是在梦里。
我朝着他冲了过去,忘记留意脚下的路,因为踢到石子而差点摔倒。他也看到我了,然后皱起了眉,用一种看淘气小孩无可奈何的眼神看着我。
我已经到他身前,张开双臂把这个人紧紧地抱在怀里,脑袋搭在他的肩上,嘿嘿地笑了起来。
“找到你了,骨喰。”


9月20日
我感受到他剧烈的心跳,他未平息的呼吸,还有他那薄薄衣料挡不住的炽热体温。
我的兄弟,鲶尾。
我本站在河岸边上,漫无目的地望着奔腾的水流。急促的脚步声将思绪不知道跑哪去的我唤回来,转身一看,他带着快哭的笑容朝我奔来。
发生了什么吗?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陷入了一个突如其来的怀抱。
即使是在梦中,这一切太过于真实,真实得令我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一个梦。
评论
热度(10)

© 巫山栖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