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空有脑洞笔力不足的理科生。
请多指教。

【鲶骨】日记05

*hello大家还记得我吗,我都快不记得我了(。

自那日的拥抱之后的梦境几乎全是平平无奇的日常,但这也就足够了,我并无太多奢求,只要能在梦中再见到他就可以了。
他仿佛是毒药,让我一次又一次沉迷在这梦境中,无法自拔。
被我拜托去查族谱的父亲也给了我一个答复,骨喰这个人的确存在,算辈分得到太太爷爷那辈,但生平子嗣,全部没有记录,只有一个孤零零的名字成为他曾经存在过的事实。
我忽然在想,这位骨喰,记录日记的这位骨喰,他难道是孤单一个人吗?我从日记本中没有看过其他人的名字——除了梦境中的人,骨喰身边人的名字一个都没有见过。似乎就只有他一个人孤独地活着,与我一般沉迷在记忆的梦境中,睡觉,清醒,记下梦境。再无其他。
无端的猜测只会将事实引上岔路,但我还是很想抱住他。不管是梦中的还是记下日记的骨喰。
我紧紧地将日记本抱在怀里,仿佛那是他的身躯。

11月20日
与兄弟观赏月景,说了一大堆胡话,做下了一个可笑的约定。
理所当然的,我们并没有遵守,也无法遵守它。

梦到自己在睡觉是一件很奇妙的事。这是我在这个梦境里面醒来时的第一个想法。
午夜的气温不高,薄薄一层单被不足以御寒。身旁的被褥却是空的,本应在被窝里入睡的人不知道到哪儿去了。随手抓起挂在一边的外衣披在身上,轻声拉开纸门以免吵醒仍在熟睡的弟弟们,悄悄走出了房间。
“果然是在这里。”
我对着坐在门厅独自望着庭院的背影道。
他没有回应。我走到他身侧,挨着他坐下来。
“睡不着吗?”
“嗯。”
他应了一声。
我侧过头看着骨喰,清冷的月光映照在他的脸上,月夜中暗色的眸子直直望着天空,沉默无言。
我看着他的脸眨了眨眼睛,歪头靠在他的肩上,随着他的目光一同望向天空。骨喰瞥了一眼我,又转过头去,没理会我的动作。
“在看什么?”
“不知道。”
他顿了顿,身体稍稍坐直了。
“兄弟,我们死了之后回去到什么地方?”
“投胎转世吧,谁知道呢。”
他又沉默了。我也没有催他的意思,这夜空也是好看,只要身边有人陪着,大概能看到天亮。
“我梦见了一场大火。”
他的语速很慢,我也不急,任由他说下去。
“我梦见兄弟在那场大火里,我也在。我来不及救你,你就被大火带走了。”他低头看着我,平静地,“然后我醒了。”
我抬头望着他,四目相对,手不知不觉覆在他不知何时握紧的拳上:“不会的,我怎么舍得抛下兄弟自己一个人走了呢。”
他半阖着眼,细长的睫毛掩盖住眼睛中的感情:“嗯。”
我抬手敲了敲他的脑袋:“笨蛋。”
“我们做个约定吧,下辈子也要见面。”我伸出尾指,举在他面前,对着他笑了笑。
他似乎对我这幼稚的举动有些无奈,但还是伸出手勾住了我的手指,拇指相对:“约定好了。”

TBC

下次更新完结。……应该。
评论(2)
热度(11)

© 巫山栖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