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空有脑洞笔力不足的理科生。
请多指教。

【波实波】夏日

*现代学pa,不良少年波多野/风纪委员实井,已交往为前提
*流水账
*恋爱脑,大写加粗的OOC

>>>
Hatano part
午间的阳光透过窗户侵占窗边的位置,似是彰显室外骇人的温度。窗外吵杂的蝉鸣穿过耳膜,在脑子里挥之不去,即使空调吹出丝丝冷气都难以平静被闹得心烦意乱的人。
一个书包被随随便便甩在后门边上,连拉链都没拉好,往里面看除了两本漫画什么都没有。
书包的主人正坐在后门旁边的座位上,椅子前脚已经离开地面,剩下两只后脚苦苦支撑着坐在椅子上的人的重量。波多野还要不怕死的把脚搭在课桌上,挨着椅背无精打采地盯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
前排中间的电灯是不是烧坏好一阵了,还没有去报修吗?角落有两个蛛网,上面好像还挂着蜘蛛。天花板的污渍好多,上次大扫除是什么时候来着。空调是不是得换雪种了,一点都不冷。
波多野垂下的双手快速敲打着岌岌可危的椅子腿,教室的边边角角全被他扫过一遍,终于忍无可忍,“砰”一声让椅子重新回到大地的怀抱。
他狠狠地抓了一把头发。还有什么能打发时间的东西吗?
包里的漫画都被翻完了,手机里的游戏也被爆了好几次记录。作业?啊那种东西随便写写就已经写完了。
所以那家伙还要拖多久啊。
波多野从裤兜里翻出手机,打开最近联系人的短信界面。他盯着对话框里早就打好的那句话许久,手指都放在发送键上了,却又瞥了眼时间,眉头不知不觉皱在一块,最后还是摁下锁屏把手机扔在一边。
等某个人回来一定要好好敲他一笔。他气鼓鼓地想。

后门猛地被人撞开,两个鼻青脸肿的家伙连滚带爬地来到波多野面前。
“老大!!上次被你揍回去那群家伙又来了!!”

Jitsui part
实井没预计到学生会开会能开上这么久,其实都是琐碎的东西,随便讲讲就能带过去,非让这个刚上任的学生会会长扯了整整一个小时。
他没有什么耐心听下去,撑着脑袋佯装继续开会,实际上笔记本已经被外人看不懂的奇怪符号占满。这是实井的习惯,只有自己能看懂的文字,即使有人翻开他的笔记本也只会当成涂鸦。但从会议中途他就开始有了不好的预感,口袋里的手机一直没有声响,按理说某个人是不会等人超过半小时,呆在学校里实在不够他打发时间。
所以说只能那样了。
明明是个脑子好到令人嫉妒的家伙,却老是会做些不符合“优等生”形象的事。
学生会会长刚说了会议结束,实井立刻起身把资料收回包里,留下一群还没反应过来的学生会干部,马不停蹄地往外赶。他没办法慢吞吞的,虽然并不用担心那个笨蛋,但他留下来的麻烦事肯定一点不少。
果不其然,等他匆忙赶回来,空无一人的教室和压根就没收拾的书包,还有没关上的空调电灯,都直接证明了他的推测。
某人又跑出去和人打架了。
把书包留下来并不是准备回来的意思,而是嫌打架带着书包麻烦;留下电灯是提醒别人教室里还有东西请帮忙收一下。
这个冤大头就是实井。
那个“请”字也是实井自己加的,单纯是让自己好受点。
不会吧,连手机都没带,他在想什么?
实井叹了口气,把桌面上的手机准确地透过半开的拉链扔进包里。有些人就是喜欢给他搞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
等事情解决了得给他一个教训。

Hatano part
出来的时候天还是亮的,现在已经被落日的余晖染红了一片。
带头闹事的家伙早就被他打跑了。信誓旦旦说着拉了个强力后援,结果是第一个被打得屁滚尿流逃跑的。
真弱。
他不耐烦“啧”了一声。但头领跑了不等于所谓的强力后援跑了,看上去应该是不知道在隔壁那条街闹事的小混混,还算能打。或者说十分能打。
波多野不是很想在这种地方浪费时间,就算那边会议再怎么拖都绝对结束了。他也不太想让那家伙知道他又去打架了,不过大概已经知道了吧,之后肯定又免不了被抱怨一顿。不过再拖久些就是他最不敢看到的某个人生气的模样。
问题是面前这家伙根本就没有放过他的意思。要打倒应该还可以,就是要费点功夫。波多野早就挂了彩,手臂上全是淤青,虽然对面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比他更惨些。但他万万没想到对方不过是一介小混混,竟然有当圣斗士的潜质。
这都站起来第几次的,求你快躺下吧。
“……我敬你是条汉子。”
波多野擦了擦额头上的血迹,思考如何速战速决。这个小混混再怎么难缠,也没有某个人发火的时候可怕啊。

“波多野。”
波多野打了个寒颤,他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发生了。

Jitsui part
实井要找到波多野一点都不难。他有波多野手下几个小弟的电话,打个电话过去问一下就好了。结果来到事发现场,某个挂彩的家伙还在兴致勃勃地在跟人干架。
都几点了。
对面那家伙看上去没有那么能打,波多野还在磨磨蹭蹭些什么。被拖住了吗,这种货色不是三下五除二就能搞定。
波多野还没敢说话,但是面前的小混混先行一步:“小子,你们学校风纪委员来了欸。”
这个弄着莫西干头的傻子居然还当着实井的面带着嘲讽语气说出这番话,波多野一时间有点心疼他。
站在波多野身后的实井二话不说把两个书包扔在一边,一把将袖章扯了下来,微笑着拍拍波多野的肩膀。
“我来搭把手。”

“说、说好的一对一?!”
“谁和你说的一对一。”
“那你一个风纪委员瞎掺和什么?!”
“谁是风纪委员了,嗯?”
“我们打架关你什么事?!”
“你打我小男友了。”

“……喂。”
波多野不太爽某个称呼,瞪了身边人一眼。
实井倒是没理他,踹了小混混一脚把人赶走之后,把地上的书包捡起来抛给波多野,又抓着对方手腕,压根没理会波多野的伤口,直接拖着人走。

Both part
“生气了?”
“没有。”
“生气了。”
“我要是生气你现在就不可能还在这里。”
“对不起咯,我没想到那家伙这么难缠。”
实井突然停下脚步,一句话也没说。一直在他半步后的波多野也不得不停下来,他无奈地看了眼前人一眼,伸手拍拍人脑袋,凑近在实井耳边轻声说:“对不起。”
“你还没我高就别做些看上去比我高的动作。”
“喂喂我也会生气的。”
波多野知道实井已经气消了,暗暗舒了口气。不过他本来就知道实井不是真在生气,他要是真的生气才不会是这副摸样,反而是笑容最灿烂的时候。
那才可怕咧。
“把手机给我。”
听上去是祈使句,实际上实井的手已经伸进波多野书包里了。波多野虽然不清楚实井想干什么,还是乖乖地拉开书包让他把手机翻出来。
密码不是什么有意义的数字,就是随手设的几个数字。实井随手点开解锁,看着屏幕突然笑了一声。
“怎么了?”波多野疑惑地凑过去看屏幕,看到正打开的界面,急忙伸手把手机捞回来,“还我!”
“‘什么时候搞定,再拖下去就请我吃雪糕,每五分钟加一个。’哈哈,好像闹别扭的小女生。”实井左躲右闪不让波多野把手机抢回去,还坏意地念出屏幕上的话,然后朝着急得红脸的波多野挥了挥手机,“怎么不直接发给我?”
“……你都说了,像小女生闹别扭。”波多野扭过头不想看他,撅着眉,无意识地刮了刮脸颊,“而且那时候不是在开会吗,开会看短信不好吧。”
“是是。”实井嘴唇抿成一条线,却还是遮不住喂喂勾起的嘴角和带有笑意的眼角。
“看够了吧快还给我。”波多野看不下去,他并不是那么主动的人,这种感觉就像在大庭广众说令人害羞的情话,让他尴尬得想逃走。
“等一下。”实井用手机不知道打着什么,摁下发送之后又把手机抛回去。
“到底在干什么啊……”波多野接过手机,扫了眼屏幕,忽然间暴怒,“喂!”
“嗯?”
“别随随便便帮我决定要留宿啊?”
“你又不是第一次住我家。”
“不是这个问题!”
“校服穿我的不就好了。”
“……也不是这个问题。”
实井一把摁住波多野淤青的手臂,害得波多野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受伤了。”
“这也不是让我去你家的理由吧?”
波多野急急忙收回手,捂着手臂不让实井碰。
“那你想又怎么和伯母解释身上的伤?这次可不是说什么路上摔倒被狗咬就可以蒙混过去的。”实井耸耸肩,指了指突然亮起的屏幕,“喏,回信了。”
挂在屏幕上方简简单单四个字“注意安全”,波多野暗想自家妈妈心不是一般大,这么轻易就让儿子去别人家住了。
“你好烦啊。”波多野嘟囔一句,只惹来身边人轻笑,“随你喜欢吧。”
实井牵起波多野的手,在夜色下并肩而行。

实井打开门,屋子里漆黑一片。他摸着墙壁摁开玄关的灯,手指着浴室的方向:“先去洗澡,等会我把衣服放在门口。”
波多野把书包扔在玄关处,轻车熟路摸黑进浴室。
预料之内的,这家里一个人也没有。他们很有先见之明的在外面找了个快餐厅填饱肚子再回来。
波多野认识实井这段时间里,虽然老被实井用这样那样的理由拉去他家留宿,但见过他父母的次数可能还数不够一只手。不仅是工作的关系,感觉那两人之间也不太和谐。
不过实井不说,波多野也懒得去问。没过一会这个问题就被波多野抛到脑后去了。
他洗得很快,只是简单地用水冲了身子,随便洗了一下擦擦身子,就换上实井给他准备的睡衣。
“我洗好了。”
波多野擦着还滴着水的头发走出来,客厅的灯一盏都没开,正疑惑人去哪了,就听到主卧室那边传来水声。
他还在洗?那先回房间好了。
波多野推开实井房门,直接就倒在实井的床上。虽然用浴巾垫着湿漉漉的头发,但水立马就透过浴巾给床单染上一滩水迹。
不管了不管了。波多野迷迷糊糊地想。一旦放松下来身体的疲惫和伤口的疼痛全部回来了,他累得闭上眼睛就能睡着。
“起来。”
实井扯着波多野的衣服。
“不要。”
波多野明显睡迷糊了,一把挥开实井的手。
还是三岁小朋友吗,实井觉得好笑,硬是把人从床上拉起来。
“清理完伤口再睡。”
“你来,我睡。”
半梦半醒之间的波多野和喝醉酒没有区别,实井得出这个结论。
“好好好。”实井让他坐起来,靠着墙,“反正待会都是要疼醒的。”

“我靠你谋杀啊!!!”

波多野这下彻底清醒了,不醒不行,消毒水和外伤亲密接触的感觉就像夏天被人泼了桶冰水,里面还有大块浮冰的。
他捂着伤口想逃离实井,被实井扯回床上。
“伤口要消毒。”
“实井你别以为我没看到,”波多野躲在角落,像是被追捕的猎物,随时戒备着收到棉棒的实井,“医药箱里面明明有碘伏,用什么双氧水!”
“效果好。”
“好个鬼,痛死了!”
“都高中生了,还怕痛哦。”实井笑容在波多野眼中十分的扭曲,“说了多少次别去打架,这就是后果。”
“明明有个人帮我打了。”
“那是风纪委员看到本校学生受欺负出手相救。”
“说好的帮男朋友呢。”
“你再不过来就没有什么男朋友了。”
实井看着那个缩在一边黑着脸直勾勾瞪着他的波多野,叹了口气。
“你把衣服脱了,我换酒精。”
“……酒精也一样很痛好吗?”
虽然嘴上那么说,依旧一脸不爽,波多野还是脱下上衣,坐到实井面前。
“喂!”“轻点、轻点!”“好痛啊喂喂喂!”
“要是我家被邻居投诉了都是你的错。”实井面无表情地继续手上的动作。
“你来试试啊……”波多野就像是受伤的狮子,在实井面前变成了猫的模样,脑袋埋在实井肩窝上。
“又不是我打架挂彩。”波多野的碎发蹭着实井的脖子,痒痒的,实井忍不住伸手揉了一把他身上的大型猫科动物。
“……喂。”
这只大型猫科动物还会咬人啊。
这个角度看不到波多野的脸,实井都能猜到他现在是怎样一副凶巴巴的模样,肩膀应该红了一块,养这样的大型动物真是辛苦。他认命地拍拍波多野的脑袋:“那我继续咯。”
实井每碰一个伤口,肩膀上咬合的力道又重了一分。他倒是放任波多野这么干了,一边顺着他的头发一边寻找外伤伤口。
其实外伤伤口并不多,更多的还是淤青,淤青处理起来比外伤快得多,实井放下药物的时候波多野已经没再咬他,而是双手环着他的腰,整个人靠在他身上。
“穿上衣服,去睡吧。”
身上的人一动不动,实井晃了晃波多野的肩膀,他才慢吞吞地抬起头来。
不会是又睡着了吧?
波多野什么都没有说,抬起头与实井四目相对。波多野一动不动,那双浅棕色的眼睛上泛起他的倒影,那里面似乎藏了一片海,实井觉得自己已经陷入那片海里,再也出不来了。
“实井。”
“嗯?”
波多野忽然凑上前,实井还没有反应过来,嘴唇上多了柔软的触感。
没有任何技巧的亲吻,只是单纯的唇碰唇,幼稚又青涩。实井一手抚摸波多野的脸颊,另一手托着他的脑袋,如同对待甜蜜的果冻般轻轻啃食对方的唇。
腰上的手臂收紧,手往实井衣服里面探,波多野几乎整个胸膛都贴在实井身上。他用舌头撬开实井的牙关,毫无技巧地在口腔中横冲直撞。
实井一点点回应波多野的攻势,顶弄那在他口腔作乱的舌头。来不及呼吸,他眯着眼看着面前的人,对方也早已与他一起沉沦在这个吻之中。
忘记是什么时候分开的,等他们回过神来两人已经倒在床上,面对面看着对方的脸。他们就这样互相看了好一会,才忽然意识到波多野还是光着膀子,而实井的衣服几乎被撩到胸口,还有一样红晕未退的脸颊,和湿润的嘴唇。
波多野急忙起身翻找被他不知道甩哪去的睡衣,实井连忙把衣服拉下来,用手背擦掉嘴角的唾液。两人的脸比刚才更红了,和苹果有得一拼。
尴尬的沉默,两人背对背,不敢看向对方,谁都没有说话。
“实井。”打破沉默的是波多野,他用手指蹭了蹭鼻尖,“我喜欢你。”
“……早就知道了,”实井抱着枕头倒在床上,“快去关灯,过来睡觉。”
“是是。”波多野关掉房间的灯,摸黑爬回床上,环着实井,将实井拉进自己怀里。

“我也喜欢你。”
黑暗中,微弱的一声。

“嗯,我知道。”


“下次考试排名比我低,我见到你打架就要记名通报批评了。”
“这很简单吧,上次不就和你差了一名。”
“那也是比我低分。”
“这在误算的范围内。”
“还是比我低分。”
“……快睡。”
“晚安。”
“晚安。”

“迟到的补偿雪糕,记得给我。”
“……你好烦。”
评论(15)
热度(108)

© 巫山栖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