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空有脑洞笔力不足的理科生。
请多指教。

【鲶骨】Masquerade 02

——我想确认这是否真实。

 

“找我干什么?”

一条普普通通人迹罕至的小巷,路面不少地方因为近来的阴雨天气留下大大小小脏兮兮的水潭。鲶尾站在这条小巷的一边,单肩背着包,一手插裤兜,另一手扯着背包带,半张脸隐没在兜帽的阴影之下。他声音冷至冰点,与在店中的形象截然不同。

“哈哈,别那么凶嘛。”对面的人丝毫不介意地微微一笑,一身白衣在着阴暗的小角落中无比显眼。那人看上去似乎和鲶尾差不多年纪,长着一张五官标致得令人赞叹的脸。他故意摊开双手给鲶尾看,暗示自己没带上武器,才继续他的话:“我们想拜托你干活,报酬是平时的三倍。”

“我说过我退出了吧。”鲶尾站着不为所动。

对面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勾了勾唇角:“这只是报酬之一。”

“再多我也不干。”鲶尾不想和对方在无谓的话题上瞎扯下去,转身准备离去,“我可不想浪费了这么舒服的生活。”

“如果我说我们手上有你需要的东西呢?”他也不追,目送着鲶尾的背影自信地问道。

鲶尾没有理他,默不作声,头也不回地往大马路的方向走。

对方说出了几个字。音量不大,但在这小巷里足够让鲶尾听见。鲶尾身子顿了顿,停下了脚步,却没转过身来,没办法看到他现在的表情。那人也不做声,看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地鲶尾背对着他就这么站在那里,他对这个报酬有足够的信心。过了好一会,鲶尾才带着不确定的语气转身开口:“说吧,去做什么。”

 

比意料中的简单。

鲶尾靠在店里内间的靠椅上,直勾勾望着面前白墙上孤零零的两张照片。红色的马克笔圈出两张脸,像素不高,只能勉勉强强认出部分特征。但这点对鲶尾来说并不算是什么困难,不少已经被他所清理的相关目标资料大都比现在这个贫乏得多,好歹这次还有照片能看到相貌,之前有些还就只有个名字就得干活的。

但绝不可能这么容易。鲶尾和这伙人打交道也有一段时间了,他可不认为这家伙废这么大心思去挖到他想要的东西,只为了去找两个要不就是逃学高中生要不就是某个老大手下的小喽啰的人。

其实他自己也猜到大半了。虽然照片上看不出来,但既然需要找到他这种有报酬就干活的人,说明那边不希望这事跟自己牵扯到关系,要是出事了肯定会把锅往鲶尾身上甩。而这伙人在本市也算有权有势,能逼他们这样做的势力还真不多,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大概是想借他的手把敌对势力的内部扒个大概吧,既然如此,一场大火拼就无可避免了。虽然对方什么都没说,就直接甩他这两张照片,但应该也是预料到他能猜到实际任务是什么才敢这么放心大胆吧。

真聪明。瞅着照片的眸子渐渐蒙上一层冷漠与厌恶。聪明过头了。

 

“叮铃。”

鲶尾被凭空出现的清脆声音吓了一个激灵,瞬间想抓起自己背包。伸手到一半才突然想起这应该是提醒有人进门的铃声,鲶尾拍了拍额头,为自己的大脑短路叹了口气,站起身稍微整理了身上的衣服,才推门出去。

“……啊,骨喰君,欢迎光临。”

鲶尾还在想着会有谁这么不合时宜地来打扰他,或是任务,或是那边的损友,知道他藏身在这家店里的人真不多。鲶尾看到骨喰的时候脸色立马缓和下来,脸上堆起了笑。

骨喰的到来是他意想不到的,甚至连骨喰会踏进这间小店都出乎了他的意料。从一开始,鲶尾觉得当时的自己是被骨喰好看又略熟悉的脸给迷惑了,他到现在都不知道那种熟悉感是从哪里来的,却吸引着他对骨喰提出了邀约。

话说出口的时候把他自己也吓了一跳,就这么自然而然像是心底里有什么驱使着他。鲶尾想道歉说未开业不接客时,却见骨喰点点头走了进来。

驱客的话也自然被堵回嗓子里。

但现在这样也不错。

他对骨喰怀有不可言喻的好感,鲶尾本能地希望可以把这本不应该出现在他身上的情感保留,哪怕一丁点也好。

骨喰看着突然间笑嘻嘻愣在原地盯着他的鲶尾,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把鲶尾不知不觉飘走的思绪牵引回来。

“没事吧?”

“欸、啊,没事。抱歉抱歉。”鲶尾如梦初醒,骨喰的脸正在他眼前。他重新挂起礼貌的笑容,伸手指了指落地窗旁的位置:“你先进去坐着吧,今天想给你试点新东西哦。”

骨喰拉开椅子,无意间看到桌子中央竖着的淡紫卡片,一声嗤笑。

 

「骨喰君 留座」


评论(1)
热度(22)

© 巫山栖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