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空有脑洞笔力不足的理科生。
请多指教。

【鲶骨】Masquerade 03

——一直在寻找,能够向他展示真实自我的人。
 
窝夫被整整齐齐分成同等大小的四块,一块叠着一块像台阶一般占了大半个碟子,空余的部分放上了被草莓围绕着的忌廉,还有一点点绿色作点缀。
“来。”
鲶尾将一盘子窝夫稳稳当当放在骨喰面前,配上一副刀叉和洁白的方巾:“试试吧。”然后他夹着托盘轻车熟路地坐在骨喰对面的位置上,毫无服务业工作者的自觉。
“好。”骨喰显然对这位没点自觉的店长的行为并不在意,左手持叉右手持刀,动作标准流畅,行云流水,明明就是吃个窝夫都吃出一种在高档西餐厅切西冷的高端感。
“至于吗……”鲶尾被骨喰这套动作吓得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是感觉厉害还是感觉没必要,或是两种都有。他们两人之间隔了一个装着两朵蓝色妖姬的瓷白花瓶,鲶尾透过两朵花之间的间隙看着那张没有表情的脸,那在耳边垂下的发丝,那被塞进嘴里的一小块窝夫,还有那淡紫色如宝石般的眸子。
“我的脸上粘上了什么吗?”
鲶尾这才回过神来,发现他不小心看愣了,结果被当事人当场抓获,真是失态了。“啊啊,不,没有。”他顿了顿,在混乱中组织着语言,“骨喰,太好看了,就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这回轮到骨喰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了。鲶尾敢打赌骨喰在这一瞬间一定是脸红了。骨喰侧过脸避开鲶尾的视线,小声说了句谢谢,继续低头消灭眼前的窝夫。
一时间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鲶尾瞅了眼低着头的骨喰,绞尽脑汁思考着怎么驱除这尴尬的气氛。但脑子偏偏在这时候不那么好使,他想不出什么好主意,只好用食指蹭蹭鼻尖,扭头望向灯火斑斓的窗外。
“还不错,但糖是加多了吗?”骨喰突然开口,打破了他们之间难耐的沉默。
“欸,骨喰不喜欢甜食吗?”鲶尾随着骨喰的问题直接跳过之前尴尬的气氛,好似刚刚没说过那句话一样。
“不是,总感觉有点偏甜,甜甜圈的感觉。”骨喰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切下一小块递道鲶尾面前,“你尝尝?”
“好,谢啦。”鲶尾稍稍起身靠近骨喰的手,张嘴一口咬下了一整块窝夫,在嘴中咀嚼,“唔、是糖放太多了。”
“其实甜甜的还挺好吃的。”骨喰说。
鲶尾看了骨喰一眼,忽然恍然大悟拍了一下手掌:“好的,那这个就叫‘甜甜的’。”
“啊?”骨喰一时间没办法跟上鲶尾脑子的速度,兜兜转转想了一会,“你想为这个起名字?”
“是啊!”鲶尾点点头,笑嘻嘻地回答,“原本想让你帮忙想一下的,唔、也算是完成任务了!”
“太随意了吧……”骨喰看着自作主张的鲶尾,一时间找不到什么词语形容他。
“不随意啦,我可是想了很久的!”鲶尾托着腮,侧头看着骨喰,“因为想表达恋爱的感觉才放多了糖,但一直想不到匹配的名字。”
“恋爱的感觉?”骨喰没听明白。
“为了讨女孩子的欢心,总得在这种地方下点功夫啊。”鲶尾耸耸肩,“很多人喜欢这些隐藏含义,例如花语,为了告个白分个手还得去查一大堆花啊礼物啊的意思,为了顺应潮流我也这么干了呗。”
“把心意都寄托在甜品或者花朵上,对方还不一定能理解,为什么就不能直说。”骨喰将刀叉放在已经被清空的盘子两侧,坐直身子听鲶尾说话。
“害羞吧。”鲶尾顿了顿,视线从骨喰身上移开,停留在桌子正中的花上,“而且有时候,这只能算是一种愿望吧。”
两个人又一次陷入了沉默。骨喰看着没回过神的鲶尾,他的脸上明明挂着笑容,双眸中却透着一种带着落寂的悲伤。
真是别扭的表情。
“我有一个兄弟。”鲶尾抬头,眼睛微微眯起瞅着骨喰,突然间说了一句话,“你挺像他的。”
“是吗,真巧。”骨喰下意识回答。然而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巧”在哪里,巧在和鲶尾的兄弟很像,还是……同样有个兄弟。
只不过他把他的兄弟弄丢了。
“哈哈,多说了奇怪的话,抱歉抱歉。”鲶尾拍拍脑袋,站起身,“还需要点些什么吗,我请你。”
骨喰听后,了然地当鲶尾没说过那句话,抬头与鲶尾面对面,点点头。
“一杯拿铁,拜托了。”

T.B.C


说个事,我在浪这几天都在扔存档,哪天扔完可能就没有了(住嘴。

预计是十章。

评论(1)
热度(21)

© 巫山栖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