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空有脑洞笔力不足的理科生。
请多指教。

【鲶骨】Masquerade 04

*是不是很惊讶我会更新,我自己也很惊讶
*我真的很想写完,相信我。游戏害人(……)

——冷漠的态度,装饰着假面。

银白色的刀刃划破深黑的帆布衣料,另一把小刀迅速从侧面阻挡了刀刃下落的力道。骨喰听到对面的人“嘶——”地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的名字就像是形容在他手上的刀,如果不是对面反应快,他保证这只手以后就废了。
但效果也达到了。虽然昏暗的环境和深色的衣服遮盖了受伤的左手,也看不到兜帽下对方的表情,但看他半身侧过护着手的姿势,肯定也伤得不清。
骨喰身子顿了顿,往前横跨一步,重心前倾,后脚一蹬,起手将刀刃对准了眼前那个还护着手的人。
对面的反应一点也不慢,从骨喰准备攻过来开始就已经做好逃走的准备,两三步后跳躲开骨喰的攻击。骨喰也清楚这点,故意往死角逼过去,就是想把他困在这里。
但骨喰预料错了,那个人后退之后还没站稳,突然一个前蹬奔向骨喰拿着刀的右手。骨喰下意识往下一划,那人却一个低腰从骨喰攻击的死角逃了出去。
在这一瞬间骨喰看到了隐藏在兜帽下的那双眼睛,凶狠,冷漠,似被抢走猎物的猛兽。
却有种微妙的熟悉感。

鲶尾趴在某个集装箱的上面,压着边缘观察那些在追捕他的人,待到脚步声离他越来越远,他才暂且松了口气。
他拉起还在渗出血的衣袖,露出沾染着温热血液被割破的护腕。昏暗的环境下没法判断伤口有多严重,但看现在情况来说,还不算太坏,幸好是手背,还死不了,更糟糕的情况他也不是没试过。
该死。
鲶尾失算了。他在完成那个棘手的任务。通过那两个小喽啰,鲶尾顺藤摸瓜,找到了这个堆满了集装箱的港口。原本内容很简单,摸清这里的底,没了。
问题是他没预料到的是这他妈居然是黑帮的武器库,更没预料到会遇上要苦战的对手。
鲶尾知道是武器库的时候已经准备跑了。这种地方不管谁都会派重兵看守的。可惜鲶尾还是没有逃过密集的巡逻,虽然被发现之后三两下就把对方撂倒了,却没来得及阻挡对方警报的发出。幸好这里一堆集装箱,鲶尾从还在地上躺着的家伙身上摸出了一把手枪和通讯器。手枪他有,子弹还是要的,通讯器就直接卡腰上了。
靠着通讯器频繁响起的声音,鲶尾轻轻松松躲过了他们的搜索,同时在庆幸幸好提前调查了地形,要不只能够硬闯了。本来这场知道对方行踪的捉迷藏鲶尾是稳赢的,结果他还差那么几步路的时候,一个人堵住了他的去路。
微弱的灯光下看不清人脸,鲶尾下意识摸出身上的手枪,上膛,直直指着那个人。

骨喰一把将口罩扯下,剧烈喘着气。
他倒是没想到那个人受了伤还能跑这么快,一溜烟影都没了。骨喰追了一路发现不对劲,返回来跟着血迹找,结果滴落的血液到半路就没了,隔壁的集装箱上倒留了几个血手印。
先不深究一只手受伤的情况下那个小贼是怎么爬上去的,集装箱都光溜溜的,基本没有攀爬的点,不准备些工具根本没法上去,说明这人肯定不是什么误打误撞进来的无业游民。
可恶。
他一拳头砸得集装箱“哐哐”响。
今天他惯例过来清点库存,没想到遇上了入侵者。收到警报的时候就知道大事不好,全员警备下竟然还找不到一个人的痕迹,骨喰隐隐觉得这家伙不简单。
他拉住一个手下拿了通讯器,试图反向思考对方的做法。人多则乱,就算出动的人再多也会留下破绽,只要对方手上也有通讯器,还对这里地形有一定了解,抓住着缺口也不难。
可惜骨喰明显比对方熟悉得多。
他快步跑去预料中的地方,枪上膛,干脆来一发守株待兔。
结果一个疏忽让人跑了。
那干脆就瓮中捉鳖吧。
“不用找了,封住所有入口,见到人马上通知我。”
他对着通讯器说。

TBC.

评论(2)
热度(18)

© 巫山栖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