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空有脑洞笔力不足的理科生。
请多指教。

【鲶骨】Masquerade 05

*……好久不见。
*最近有点闲,烦心事也有点多,想抛开别的先写完这篇。
*十分感谢这段时间给我小红心的太太们。真的,很感谢。

——哪个才是真实的我?

鲶尾恨不得睡上一整天,他拔电话线,拆手机电池,关电脑,锁门拉闸,封闭一切能打扰他的东西,谁也别想来打扰他的睡眠。
他差点就交代在外面了,幸好鲶尾还有点脑子,留了点体力,用攀爬集装箱的绳子扎着血流不止的左臂,硬是杀出来一条血路,要不现在怎么死都不知道。
为了躲避追踪他兜兜转转绕了许多路,等回到店里的时候天已蒙蒙亮。但再累再困伤口还是要处理的。他连滚带爬到浴室里,撑着身子站起来,用冰凉的自来水冲洗血淋淋的伤口,抬头在镜子中看到自己脏兮兮的脸,忽然疲惫...

【鲶骨】Masquerade 04

*是不是很惊讶我会更新,我自己也很惊讶
*我真的很想写完,相信我。游戏害人(……)

——冷漠的态度,装饰着假面。

银白色的刀刃划破深黑的帆布衣料,另一把小刀迅速从侧面阻挡了刀刃下落的力道。骨喰听到对面的人“嘶——”地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的名字就像是形容在他手上的刀,如果不是对面反应快,他保证这只手以后就废了。
但效果也达到了。虽然昏暗的环境和深色的衣服遮盖了受伤的左手,也看不到兜帽下对方的表情,但看他半身侧过护着手的姿势,肯定也伤得不清。
骨喰身子顿了顿,往前横跨一步,重心前倾,后脚一蹬,起手将刀刃对准了眼前那个还护着手的人。
对面的反应一点也不慢,从骨喰准备攻过来开始就已经做好逃走的准备,两...

【鲶骨】Masquerade 03

——一直在寻找,能够向他展示真实自我的人。
 
窝夫被整整齐齐分成同等大小的四块,一块叠着一块像台阶一般占了大半个碟子,空余的部分放上了被草莓围绕着的忌廉,还有一点点绿色作点缀。
“来。”
鲶尾将一盘子窝夫稳稳当当放在骨喰面前,配上一副刀叉和洁白的方巾:“试试吧。”然后他夹着托盘轻车熟路地坐在骨喰对面的位置上,毫无服务业工作者的自觉。
“好。”骨喰显然对这位没点自觉的店长的行为并不在意,左手持叉右手持刀,动作标准流畅,行云流水,明明就是吃个窝夫都吃出一种在高档西餐厅切西冷的高端感。
“至于吗……”鲶尾被骨喰这套动作吓得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是感觉厉害还是感觉没必要,或是两种都有。他们两人之间隔了一...

【鲶骨】Masquerade 02

——我想确认这是否真实。


“找我干什么?”

一条普普通通人迹罕至的小巷,路面不少地方因为近来的阴雨天气留下大大小小脏兮兮的水潭。鲶尾站在这条小巷的一边,单肩背着包,一手插裤兜,另一手扯着背包带,半张脸隐没在兜帽的阴影之下。他声音冷至冰点,与在店中的形象截然不同。

“哈哈,别那么凶嘛。”对面的人丝毫不介意地微微一笑,一身白衣在着阴暗的小角落中无比显眼。那人看上去似乎和鲶尾差不多年纪,长着一张五官标致得令人赞叹的脸。他故意摊开双手给鲶尾看,暗示自己没带上武器,才继续他的话:“我们想拜托你干活,报酬是平时的三倍。”

“我说过我退出了吧。”鲶尾站着不为所动。

对面一副意料之中...

【鲶骨】Masquerade 01

*开个坑。

——彼此的邂逅,乃命运安排。

 

“很喜欢这个位置吗?”

白衬衫,黑围裙,随意挽起的长袖下露出一双骨节分明的手。鲶尾托着圆盘,保持着一贯的笑容唤回眼前目不转睛盯着窗外的客人的思绪。被瓷质碟子上浮雕花纹所围绕着的黑森林蛋糕放在了骨喰的身前,精致的小勺子垫着纸巾放在碟子旁边,最后是一杯黑咖啡,随着胶质杯垫悄无声息落在小木桌上。

“嗯,喜欢。”骨喰点了点头,侧过脸来,恰巧这时落地窗外的车灯一闪而过,半边脸被昏黄光亮所包围,伴着夜色中的霓虹灯与窗边盛开的蓝色妖姬,鲶尾有那么一瞬间觉得眼前的骨喰是从画里走出来的。

“真好看。”脱口而出的赞赏,鲶尾带着笑意,丝毫不在意面前...

【鲶骨/骨鯰】灰烬,灰烬

*授权翻译,太饿了跑到AO3翻文了(

源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888883

作者:chlorobenzene

授权放最后。

翻译我自己,感谢 @所喻成声。 帮忙修bug和润色。


1.

这是鲶尾藤四郎仍然记得的,在大火之后发生的事情:骨喰的掌汗涔涔的覆在他的手背之上,他的眼睛广阔深邃却又脆弱,那似是雷暴一般的颜色至今仍是鲶尾藤四郎所曾见过的最美丽的东西。骨喰的臂膀环绕着他,当他流泪的时候,他的气息,他的声音环绕在鲶尾的耳畔——感谢上苍,感谢神明,你没事太好了,我好担心,感谢神明。

他仍记得他希望自己能...

【鲶骨】日记06【完结】

*已经不知道在写什么了||||
*新年快乐。

11月25日
我想与你再见面。

“哈哈,看来是逃不出去了呢。”
我故作轻松地朝身边被呛得直咳嗽的人笑了笑,好似身边这场大火只是摆饰,不曾发生过般。
“……一定,还有办法的。”
身边的人捂着口鼻,用最无用的方法防止嗅到那难闻的气味,试图延续着所剩无几的时间。
“哈哈。”
自知已无力回天,我回头看着他缀上火色的双眸,勾唇笑笑。火势迅猛,不一会已经占据了我们所处的最后领地。
“要记得我们的约定哦。”
最后的话语,被熊熊烈焰所吞噬,消逝在大火之中。

翻看到日记的最后一页那天,我又梦见那场火。凶狠,迅猛,吞噬一切的火焰。而...

【鲶骨】日记05

*hello大家还记得我吗,我都快不记得我了(。

自那日的拥抱之后的梦境几乎全是平平无奇的日常,但这也就足够了,我并无太多奢求,只要能在梦中再见到他就可以了。
他仿佛是毒药,让我一次又一次沉迷在这梦境中,无法自拔。
被我拜托去查族谱的父亲也给了我一个答复,骨喰这个人的确存在,算辈分得到太太爷爷那辈,但生平子嗣,全部没有记录,只有一个孤零零的名字成为他曾经存在过的事实。
我忽然在想,这位骨喰,记录日记的这位骨喰,他难道是孤单一个人吗?我从日记本中没有看过其他人的名字——除了梦境中的人,骨喰身边人的名字一个都没有见过。似乎就只有他一个人孤独地活着,与我一般沉迷在记忆的梦境中,睡觉,清醒...

【鲶骨】日记04

*写得很乱。

04
那个人叫骨喰的人,我梦中的兄弟,正站在我的面前。
我就站在他的身后,想追上他的脚步,却像背什么千斤重的东西压着限制了行动。我叫他,喊他,他却没有听到,径直往前走。我急了,卯足了劲冲破那道看不见的枷锁, 拼了命地冲上前追逐他的脚步,想抓住他的手。
——我却抓了个空。
我还没来得及惊愕,脚下却突然踩空,摔进了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中,被重重黑暗所包围。
然后我就醒了。
清晨的天还蒙蒙亮,刚从睡梦中睁开眼睛的我还未完全清醒,怔怔地望着因老旧而灰黄的天花板,眼泪莫名其妙顺着眼角滑了下来。
我怎么哭了?
抬手用手背擦擦眼角的泪痕,目光却转移到空无一物的手心上。手抓成拳...

【鲶骨】日记03

*失踪人口回归。(

7月26日
我开始习惯每晚奇奇怪怪的梦境了。我不排斥生活在那个世界,和那边的人相处也令我觉得怀念与轻松。
虽然完全没办法弄清楚到底是为什么出现这样的情况,权当作看一个故事那样继续下去吧。

我每天都会看那本日记上一两天的内容,不多,看完就自动自觉合上睡觉,后面的内容等后一天再看。这并不像我的风格,换做是平常的我,大概会一口气将它从头看到尾。——或者是潜意识在作祟,看这本日记就跟吃饭一样,多看一点就跟吃撑了似的。
但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每一天在日记里看到的内容会完整的在当天的梦里重复一遍。而我,并不是日记中的主角,我猜测——不,应该可以确认——梦境里面那位白发少...
1 2 3

© 巫山栖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