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空有脑洞笔力不足的理科生。
请多指教。

【黄喻】高塔04

*混个更。…再不改后文就没了,谁来把我拉出刀男坑。

04
魏琛的木屋并不大,一房一厅加个厨房洗手间也就五六十平,他也从来没有料到会有人过来,所以压根就没有多一张床。最后只能草草清理了一下客厅的满地烟灰,铺上地铺,也就这么算了。不过也就一晚上的事,喻文州和黄少天都不介意,稍微收拾了就直接睡下了。
黄少天枕着自己的手臂,眼睛直勾勾盯着地板,背对着喻文州侧躺在地板上。
他实在想不到应该怎么办。比起喻文州如何以敏感身份回到人类社会的问题,他身上过强的黑暗力量才是麻烦中的麻烦。喻文州拥有的人类身体根本无法承受体内强大的黑暗力量——他是清楚的——以前只是因为高塔底部有一个阵法,大祭司也会定时过...

【黄喻】高塔03

*……结果我去赌刀了,抱歉。

03
黄少天一路追着背着喻文州还一路狂奔的卢瀚文。
“啧,这里真够黑的。”黄少天皱了皱眉,往四周看了一圈,“小卢你不会把我们带到什么地方去然后把我们吃了吧。别欺负我们人生地不熟啊,这越走越深的,到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出去了。文州你快下来,看这魔物就不怀好意,心里不知道在耍什么鬼点子呢。”
即使全程都在和卢瀚文打打闹闹,黄少天打从心底里对身为魔物的卢瀚文并不信任。作为一个从小接受正常教育根正苗红阳光向上的五好青年,把跟魔字有关的一切都可以视为阴险狡诈心狠手辣的敌。卢瀚文现在说要把他们带到森林深处,喻文州竟然毫无戒备的跟着卢瀚文走了,黄少天不得不跟上,但他的手...

【黄喻】高塔。02

*HB to沢言

02
魔界与人类森林交界处安静得渗人,除了黄少天的脚步声和奔腾不息的水流声之外,甚至连栖息在周遭的动物的活动,或是风吹叶摇的声音都几乎听不见。这个地方似乎连风都不会到来。
黄少天正背着喻文州,沿着横在森林中央用于分割人类和魔物的河边向着水流的方向走。
喻文州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睡眠中的鼻息轻轻落在黄少天的后颈。黄少天耳尖都红了,脑子里想象的喻文州的睡颜挥之不去。黄少天轻轻托了一下喻文州,尽力让喻文州不滑下去。
太累了吧。黄少天想。
喻文州从来没有离开过那座悬崖边上的高塔,体力肯定不如从小习武的黄少天——何况不久前力量失控,身体早就不堪重负。虽然之前醒了一段时...

【黄喻】高塔。00&01

*旧坑重填,首发十区。

00
这是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了。

喻文州跪在地上,脸色苍白如纸,五官都快绞在一块,咬紧牙根似乎要把什么压下去。他双手抱臂,指甲竟划破了衬衫,甚至陷进皮肤内。黑压压如雾气般的不知道什么东西紧紧地缠在喻文州身上,像是要把他变为和它们一样的存在。他尽力直起身子,勉强睁开双眼。眼球几近变为骇人的纯黑,仅剩不多的意识正面临湮灭边缘。
“快走……”喻文州以微乎其微的声音道出的同时,黒雾突然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对外扩散。早已准备就绪的士兵们拿起手里的武器 ——
一个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际冲上前,全副武装的士兵们还未反应过来,他便一把拉起半跪着的喻文州,一个转身,后背...

© 巫山栖隐。 | Powered by LOFTER